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窦腾神父分享异乡福传

2018-05-30 09:48:34 | 作者:孔喜慎整理 | 来源:《信德报》2018年5月7日,17期(总第767期)

    我叫窦腾,圣名方济各,2015年10月28日圣西满及圣达陡瞻礼被祝圣为司铎,是还不到两周年的年轻神父。作为新一代的年轻司铎我却有在外求学、参与教会福传的经验,在菲律宾读书四年,台湾读书三年。在求学期间参与了当地教会的福传和堂区服务。
    我曾发现一个问题:有时我们做很多福传工作、讲了很多福传方法、却忘记了我们自己是谁、身处何地?每个国家、地方都有各自不同的宗教特色。菲律宾是一个天主教国家,可能不需要外在的传教,做好日常的牧灵工作即可;台湾是一个民间宗教盛行、根深蒂固的人性崇拜的文化氛围,庙宇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天主教是少数族群。在菲律宾时,当我去一家医院服务的时候,它的墙上写着:“This is our mission”意思是“这是我们的使命”,医生们不说“这是我们的工作”,而说“这是我们的使命”。看到这句话让我非常感动,当我们把一件事看成是一种使命的时候,我们做事的态度就会不一样。所以,修道人和福传者必须要认清自己的使命。
    在菲律宾,每周我都会去医院跟病人聊天,虽然语言不通(他们说本地话),但我还是试着很耐心地去聆听他们,他们感觉到我在聆听,特别高兴。每遇教会的大节日,修士们也去医院为病人们送祝福、送圣体等。
    作为一位年轻的中国司铎,应该怀着自己的热忱和对天主、对教会的爱活出自己的使命,将天主给的恩典分享给他的羊群。以下几点是我个人的经验:

一、懂得欣赏
    不论在哪里福传,懂得尊重当地的习俗非常重要。如果我们不懂得欣赏,或者带着有色眼镜去福传时,就会走很多弯路。
    菲律宾人有着“狂热”的宗教热情,每年1月9日他们纪念“黑耶稣Black Nazarene”,会有数百万民众参加黑耶稣像从基里诺到奎亚波教堂的游行活动,真人大小的耶稣,穿着紫色长袍,背负着大十字架,肤色异常黝黑。庆典的最精彩的部分在接近中午时分进行,参加仪式的男士们赤着脚,争先恐后去抢抬这尊圣像,数百万民众看到耶稣像被抬出来,就会立刻拼命地往前推挤,希望可以触摸到圣像,得到平安和祝福。人民涌向玛尼拉就为摸一摸黑耶稣圣像,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发生踩踏事件,然而他们的热情丝毫不减。
    每年圣周四,全菲律宾的青年人要赤脚徒步走四个教堂朝拜圣体。圣周五教友们都在大街上拜苦路,还有些人在大街上打苦鞭、背十架,甚至有人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效法基督,以赎己罪,这是他们信仰传统的表达。圣周六早晨会有圣母与耶稣相遇的游行,凌晨4点钟教友们就起来参与耶稣复活后首先与圣母相遇的游行。对于这些教会的传统习俗,如果过分用理智去谈就会感觉他们太过分了,如果我们不懂得去欣赏,我们就会变得教条、僵化。回国后,我也试着带领教友高举十字架徒步福传,一路上挨家挨户宣讲并祝福,教友们都很感动,相遇到的的人也很乐于接受我们。

二、尊重当地风俗
    在我做修士的时候,长上让我们修士仿效传教士,体验他们当年的传教经验。我们背上自己的行李去山里传教,每天走四五个小时的山路,其中会有一位当地的传教员带领我们。每到一个传教点,我们发现当地人虽然是教友,却与无信仰者没有差别。有一个风俗就是,如果来了最贵的客人,他们就要杀一头猪,然后把猪的血抹在客人的腿上,以示尊敬、特别对传教士行这样的礼俗。
    在我们陕西,民众特别受道教的影响,人去世后都要过七七斋斋直到百日,同样我们教会也会在这些日子,为教友去坟地追思。在出殡这天,神父们与教友们一起送亡者去墓地。我记得当年礼仪之争时,废除了很多中国传统对亡者的礼俗,但在我们本地,当年传教士们却并未。
    我晋铎后,经常给修士、修女们带避静,会听到许多人说修道生活不容易,传教工作太难。当你和不同地域的人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每个人的家庭成长背景和生活方式不同,需要的是理解和包容,才能有一个和谐的团体生活。特别是我们修道人,当我们学会尊重,认清我们使命的时候,我们就会放下所有的成见,成为天主爱的和平的工具。

三、经受考验
    在菲律宾时,我经历了修道生活中的几种考验:第一,40天的依纳爵神操考验。耶稣会的长上神师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有人做完自己也疯了,有人做了第一周就没有办法继续了。当人的良心过窄、过度地自责,就没办法发现天主的慈爱,而是停留在对罪的悔恨中。福传也是如此,如果我们不能逾越自身许多的痛苦经验和黑暗生活,就没有办法把喜乐带给别人。第二个考验,在工厂里与工人生活一个月,他们做什么我们做什么。让我们体验工人生活的辛酸,获得酬劳的不易。第三,跟穷人住在一起。菲律宾穷人很多,有许多是住在垃圾堆附近和桥底下。记得我第一次走近穷人跟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彻夜难眠,因为我受不了那样的环境。他们住的是木头搭建的简易房子,周围有很多蟑螂、老鼠、苍蝇,刺鼻的燃烧垃圾的味道等,实在难以入睡。于是我半夜跑出来开始抱怨:“我真是神经病,放着好好的神父不当,跑这儿来受这个洋罪。修会的长上也有病,把我放在这里受考验。”一周的时间都是在抱怨中度过,在同时我也保持着念玫瑰经的习惯。
    有一天,我正在念痛苦一端“耶稣山园祈祷”时,突然我“看到”耶稣戴着茨冠、满脸流血的样子。注视着我,有声音说:“你不是要做传教士吗?看!现在已经是了。这些人在这样的地方住了一辈子,一代又一代,从无抱怨,高兴地生活着。而你呢?你说要作神父,要跟随我的。”我立刻流出了愧疚的眼泪,这声音顿时让我充满了喜乐和服务的力量,让我重新认识到,我那么渴望成为神父,作传教士,现在已经是了,还抱怨什么?就是这个考验让我学会了放下,让我发现了自己的弱点,让我知道天主拣选了我这个软弱的人。如果不是这个考验,我一直还自我感觉良好,骄傲地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这考验也让我看到了自己修道路上的盲点,有时候我们充满理想,我要做这个做那个……却忘记了天主要我做什么。当天主把我们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遇到一些挑战时,我们却充满了抱怨。
    生活中,如果我们去教友多的地方福传,受到无微不致的照顾,我们似乎很有热情去做事情。但几时我们被派去那偏僻穷困教友少的地方时,可能无人理会,得不到尊重,甚至会不愿意接待我们,我们该怎么办?那就是回到我们答应耶稣基督召叫我们时的那份热情里,那是我们一生的泉源和宝藏之地,不忘初心,承行主旨。当我们以基督的福音为重,以基督的爱为本,自然能从心里接纳物质、心灵、精神等方面的考验。
    菲律宾的“耶稣会”培育了很多传道员,他们经过考验之后被派遣到不同的传教点。在那些偏远贫困的山区,神父不能经常去的地方,传教员们会定期去照顾他们的信仰生活,讲道、学习圣经、解答信仰疑惑等都由他们带领。
    我记得小时候,农忙时就会看到修女们忙碌的身影,修女姑姑会主动帮助一些没有劳力的家庭收割麦子。妈妈跟我说过:“修女姑姑的生活很简单,经常吃馒头,伴着咸菜。”然而修女们却能满腔热情地做事情,接受当地的环境考验,并与教友生活在一起。而今天的我们是否总是在抱怨环境?进而影响我们的福传无法进行,许多传教修会失去了传教的使命。


菲律宾黑圣母游行

四、青年服务
         在菲律宾和台湾,青年服务做得特别好,堂区有很多不同的组织,定期为青年服务,而且计划做得非常周到,至少提前半年开预备会、商讨事项,确定下半年的活动日程。
    在菲律宾,因为是天主教国家,在不同的学校里开学和学期结束时,我们也会帮忙给学生们带避静做分辨,并定期带领青年的活动,而且都是提前把一整年的工作计划做好。
    在国内,我也在教区举办青年信仰生活营,陪伴带领他们,这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才能做好。

五、回国体验
    回国后,主教派我去一个修女院帮忙,开始时我想得很天真。实际上,理想与现实差距太大了,心中产生了一种落差,很痛苦,这种考验,让我再一次回到修道初衷。我常对教友和修士们说:“当我们看了、听了、闻了,不要立时就表达。直接行动,那是不经大脑,太过感情用事,经过大脑没有经过心里,那是过分死板法律主义;要经过大脑,通过全身,再经过心,然后行动,这才是有情有理的耶稣基督的行事风格。”我们福传时也是一样,当你合乎人情又合乎法礼的时候,一定会受人欢迎。
    在中国有些地方教会很容易跟风,前几年可谓是“依纳爵灵修热”,所有的修会都在学神操,忘记了自己修会的神恩。我记得跟一位神父聊天时说:“依纳爵灵修是帮助你更成为天主造的那个你。”如果所有的修会都把自己变成了耶稣会会士的生活,那就等于失去了自己,我想天主也不需要兴起这么多修会了,如果你是方济各会的修女,那么依纳爵灵修就是帮助你更像一位方济各会修女,而不是让你成为其他。


朝圣路上

六、反思
    在教区生活有教区的挑战,修会有修会的挑战,当这个挑战阻碍我们活出福音生活的时候,我们的使命就永远无法活出来。我们常常把时间放在内部消耗上,却忘记了走出去,走进天主的子民。我们对福传的投入度有多少?我们到底是“不务正业”还是活出了自己的使命?
    每个人、每个团体都有各自的神恩,我们有没有活出这份神恩,并让这神恩推动我们,改变我们?耶稣拣选我们成为渔人的渔夫,所以我们做出来的应是耶稣基督所要我们做的,当我们做到“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时,福传才会有效果。 

关键词: 窦腾神父 福传 


上一篇: 衡水兰顺恒神父的足疗福传

下一篇: 永远歌颂赐我新生命的主


延伸阅读:

公教报:圣言会剧作《爱.福传》 演绎圣福若瑟传教历程

衡水兰顺恒神父的足疗福传

教宗接见宗座传教善会:从福传的角度重新鉴定自己

江西:鹰潭天主堂开展家庭福传年活动

香港:圣日纳西电影节颁奖鼓励青年借电影福传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