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2017-06-16 14:33:24 | 作者:赵建生 | 来源:《信德报》2017年5月21日,19期(总第723期)

母亲

    1984年,年过六旬的父母从乡下进城来住一段时间。我想趁此机会让二老信从福音,接受洗礼,将灵魂交给上主,走好人生的后半生,这为我就尽了最大孝心了。
    当我给爹娘讲天主教的道理时,母亲告诉我,她年轻时曾在太谷县教会办的辅仁学校读书,学校里的老师们都非常好;特别是一位姓郝的老师,是位修女,善良、热心、爱护学生。妈妈告诉我,我出生的那一天,因去医院晚了,羊水已破,情况紧急,忘了带住院费,正好是那位郝老师的班,她对院方说,这是我的学生,抢救生命要紧,不要考虑钱的事情。这所教会办的“仁术医院”,医护人员仁心仁术,使我得以顺利出生。
    母亲不无感慨地说,我信天主,我信耶稣,我信天主耶稣的全能、美善与信实,我信你给我讲的天主教的一切道理。你联系安排吧,愿意接受洗礼,将我的灵魂与生命交给天主,将来我要在天堂获享永久的福乐!
    水到渠成,就这样,我母亲痛痛快快地接受了信仰。
    我给妈妈作了简单扼要的教理知识学习。过了些日子,领妈妈来到寿安里教堂,在杨乐天神父手中接受了洗礼。
    母亲自领洗后,一日三餐,吃饭前洗净手,必先到家中的祭台前,点燃蜡烛,跪下,全身心地、虔诚地祈祷:钦崇、赞美、感恩、悔罪……接着为老伴、为儿孙、为亲友……求恩、保平安、保健康、保顺遂……祈祷毕,走出院子,对着天空,祈祷感谢几句,深深地鞠上一躬,才去用餐。几十年如一日,天天如此。
    日常生活中,看到穷苦的,她,慷慨解囊,尽力帮助;乞讨的,她毫不吝啬,诚信相助;每年将许多的钱让我转交给教会;这件事,即使年老体衰了,亦从不会忘记。
    凡遇到喜事,都会感恩,口口声声感谢天主。晚年,年老多病,从未唉声叹气,从未埋怨过天主。在家中、医院的病床上,虽有老年痴呆,从未忘记画十字圣号,赞美天主,依靠天主……
    2010年元旦前夕,83岁的母亲突然病危,亲人们闻讯赶来,都围拢在她身旁。夜幕降临,突然听得从天而降的一大群不知名的飞鸟唯独落在了院子里离家门最近的大树上,扑嗽嗽的响声惊动了屋内所有的人,大家不约而同地跑出门外……——这是严冬的北方,白天亦很少有鸟落下——啊!是慈悲的天父眷顾召叫了这个挚爱他的仆人!
    这时孟小鹏神父在几百里以外的河南省接到电话,马不停蹄连夜驱车赶了回来,给我母亲行了“病人傅油圣事”,然后将一十字苦像放于母亲枕边,其时母亲因患青光眼已双目失明,但奇迹又一次出现了:当神父刚刚放置苦像于枕旁,妈妈很快扭转头来,用我们认为失明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这尊圣木!弥留之际的数日中一直如此,这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一年前我父亲出殡后,母亲严肃地叮嘱儿女们,当她逝世后,一切按照天主教的殡葬礼仪,不准叫阴阳先生,丧事从简,棺木低廉。出殡前夕的晚上,我一直惦念着,榆次的唱经班、乐队、锣鼓队、神父、教友,还有家乡众多的父老乡亲、亲戚朋友,天寒地冻,葬礼怎么举行呢?……
    天亮了,风停了,太阳从东方升起,来自四面八方及本村的亲朋好友们、家人们,齐聚东阳我家大院中。
    殡葬礼仪异样壮观:圣教会的彩旗走在队伍的前头,“天主教会”旗帜鲜明,彰显着基督宗教的荣耀;接着是唱经班、乐队、锣鼓队;然后是儿孙后代、亲朋好友……一百多人组成长长的队伍。东阳是个有着几千人的大镇,绝大部分是教外人,千年古镇的群众第一次看到充满宗教气息的如此壮观的场景,无不感到震撼。
    “义人的灵魂在天主手里,痛苦不能伤害他们。在愚人看来,他们算是死了……其实,却充满着永生的希望。他们受了些许的痛苦,却要蒙受绝大的恩惠,因为天主试验了他们,发觉他们配作自己的人;他试炼了他们,好像炉中的黄金,悦纳了他们,有如悦纳全燔祭。他们蒙眷顾时,必要闪烁发光,有如禾秸间往来飞驰的火花。”(智3:1-7)

妻子

    我受洗后虽亦给妻子、儿女们讲过一些有关信仰的道理,但很简单,既没有长篇大论,亦未连续认真地去讲。那时节,刚从农村转入城市,面临许许多多亟待解决的难题,忙得团团打转,无暇顾及这方面的问题。
    1992年初的一天,妻子瑞珍不经意间对我说:“我亦领洗信主吧!”我像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似的,以她的个性来说,她既主动说了,表明考虑好了,思想上已有较充分的准备了,信仰已在她心中了。 
    “上主我投靠你,总不会受辱,求你凭你的公义将我救出。”(咏31:2)
    我找了本堂王定远神父,做了必要的灵性准备,妻子于当年4月19日的主日弥撒中接受神圣的洗礼。从此,她进入了主的羊栈,成为教会大家庭中的一员。
    领洗后,主日、大瞻礼,没有特别的事,她都会去教堂,但基本上是例行公事。以后,她参与了“唱经班”的一些活动,渐渐的,与教友们、神父们的关系接近了,灵性生命的接触面广了,信仰的兴趣渐渐浓了,信仰的激情渐渐点燃了。
    除积极主动地参与弥撒圣祭和唱经班的活动外,她又热情地参与了郝家沟、付村等地的福传工作,成为了教会大家庭中真正的“主人翁”,全身心地投入到信仰生活中。
    她虽生长在一个教外且政治氛围较浓的家庭,但她义无反顾,无所顾忌,全身心地投入到教会大家庭中,努力学习圣女加大利纳的德表,脚踏实地走在信仰的道路上。

妹妹、妹夫与弟弟、弟媳

    我家弟兄六个,一个妹妹。一天我给本家的一位病重的侄女介绍基督宗教的道理,讲完后,那位侄女还处于疑惑中,在场的妹妹说话了:“我信有天主,没有天主,哪来的整个世界与人类啊!”
    随后我专门抽时间给我妹妹较深入地讲解了圣教会的道理,她欣然答应接受天主神圣的洗礼,身旁的妹夫随即表示:“她一个人进天堂,将来撇下我一个人?”——他亦表示愿一同领受圣洗圣事。
    就这样,无心插柳柳成荫,他俩接受了信仰。
    “天主预简的计划坚定不移,且为显示这计划并不凭人的行为,而只凭天主的召选。这样看来,蒙召并不在乎人愿意,也不在乎人努力,而是由于天主的仁慈。”(罗9:11-12)
    三弟患肝硬化晚期,我认真地给他讲解了基督信仰。三弟善良、有理性,一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对家庭的贡献很大。他坦然地接受了信仰,和妻子一起领受了洗礼。领先后如饥似渴地学习《圣经》;严寒的冬季,不顾病体的衰弱,只身主动从东阳农村来榆次大堂参与圣诞弥撒,妥善地准备灵魂。几个月后,走完了人生旅程。
    三弟是有福气的人!病危的那天深夜,天下着蒙蒙细雨,守候在他身边的一个女儿走到院子里,不经意间向上张望时,突然看到夜空中呈现出一个明显的十字型光影,她目瞪口呆,将此情景告诉了家人。三弟在十字架的引领下,回到了永远幸福的天乡!

父亲

    前面提过,当年过六旬的父母从乡下进城来小住,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给他们讲解信仰的道理,企盼能领受洗礼拯救灵魂。当母亲欣然接受道理决志领洗时,当我征询父亲的意见时,父亲一言未发,只在他沧桑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无奈的一丝苦笑……
    父亲是从解放前过来的退休教师,历尽政治运动的冲击,谨小慎微,心有余悸。每与他谈及基督信仰的事,即避而远之。其实他对基督宗教心知肚明,但对于一位政治敏感的旧知识分子,却像一块烫手的山芋!这些年来,我曾多次给他传福音,试图唤醒他的勇气……
    父亲年近九十岁的时候,突患脑梗,且神志不清。经住院救治后,思维能力、阅读能力,及听力均恢复正常,只留下了失语,如圣经中记载的洗者若翰的父亲匝加利亚一样,“因你不信,你要变成哑巴。”(路1:19)
    看他年事已高,疾病会随时袭来,在世的时日不多了,我又一次鼓起信心,给他谈及信仰的道理,论到救灵魂的重要性——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他满心欢喜,面带笑容频频点头,愿意接受基督信仰。以后在不同的时间,每逢我回家探亲都要与他谈及信仰的事,而他,每次都是含笑点头。
    一次,去东阳与教友们聚会,弥撒结束后,孟神父征询我父亲:“你愿意接受天主教的洗礼,信仰天主耶稣基督吗?”他眉开眼笑,点头表示乐意。这样,我可敬的父亲正式接受了神圣的洗礼。两年后,他魂归天乡,找到了最好的归宿。

姨妈的信仰

    母亲生前,我的两位姨妈来看她小住几日。看她们年事已高,我便趁此机遇给她们传播福音,深入浅出地讲解救灵魂的道理。两位老人家认真专注、热心听取,异常虔诚,完全信服,亦极愿意接受洗礼。由于年龄已大,行动不便;家住农村,进城去教堂不易,我便给她俩代洗。
    一年后,听说她俩去了太原住在女儿家。我便拨通电话,又一次与她们重复了一次信仰的道理;且问她俩,愿不愿意去太原天主堂进一步举行“补礼仪式”,她俩以坚定的语气告诉我:“愿意!”
    这样我去太原表妹家中,乘坐的士接两位老人去了解放路天主教堂。可能就是现在的孟主教,在堂区福传组教友的陪伴下,在雄伟壮观的主教座堂,举行了庄严神圣的补礼仪式。她俩是那样的虔诚,那样的自然,满心喜乐;两位年老的农村妇女,很少出远门,过去亦几乎没有听说过基督宗教的道理,没有见过世面;却义无反顾,坚定地接受了基督宗教信仰,而且自然而然地踏进圣殿大门,接受那隆重的、充满宗教气息的补礼;那发自内心深处的信仰情节,激发了她们纯朴的勇气与力量!
    “趁上主可找到的时候,你们应寻找他;趁他在近处的时候,你们应呼求他。”(依55:6)
    “梅瑟对上主说:‘如果我真在你眼中得宠,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给我,叫我认识你,好在你眼中得宠。’(出33:13)”

儿子一家人的信仰

    几年前的一天,我儿子从国外来电说:“爸爸,告诉你一件喜讯:我最近领受了神圣基督宗教的洗礼!当我一踏入教堂,就感到全身发热,一直到洗礼毕礼拜结束走出教堂——圣神临在我的身上,使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撒种子的是你,浇溉的是我,使之生长并结果实的是天主……”
    其实,当我家刚从农村进入城市的那个年代,我儿子在初中读书的时候,我只在圣诞节领他去过两次教堂参与弥撒圣祭;读大学时听说他学习英文《圣经》;工作后我有一次去了北京,他主动约我去瞻仰利玛窦等传教士墓地……孩子们较有个性,我没有刻意给他们灌输信仰,常想等他们年龄大点儿了,工作不太忙了再说;而且,他们是有头脑、有理智的人,自觉地、积极主动地寻求信仰是主要的,未料想到,这时他在国外真的主动地接受了福音,亦成为了基督徒!看来,从他的灵魂深处满溢“圣召”的恩宠!
    “几时你们与上主同在,上主也与你们同在;如果你们寻求他,他必让你们寻到……”(编下15:2)
    “实在,认识你就是完美的正义;承认你的主权,就是不死不灭的根源。”(智15:3)
    儿子领洗后,我的儿媳妇很快接受了信仰;孙女亦非常热心,当地神父说等她年岁再大一些、更懂事后再授洗……
    女儿现在虽未受洗,但她前些年亦主动学习《圣经》,接近基督信仰;她嫁在西方一个基督教家庭,相信她有朝一日会加入教会大家庭的。
    我还有几个弟兄,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以后的日子,我会加强思想意识,借用不同的场合与时机,给他们传播福音。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强,但凡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会认识到信仰的重要性,而接受独一真神的信仰。
    回想我们全家大多数人先后接受了基督信仰,能让灵魂有一个最好的归宿,我的心里感到莫大的欣慰;特别是我的父母亲,劳苦一生,坎坷不平,最终投入到天主的怀抱,选择了天乡——那永恒幸福的国度!
    主耶稣说:“天国好像一粒芥子,人们把它种在自己的田里,它原是一切种子中最小的,但长起来时,比一切蔬菜都大,甚至天上的飞鸟在它的枝上栖息。”(玛13:31-33)

关键词: 信仰生活 

上一篇: 发小,我的信仰领路人

下一篇: 慈悲天主在我家

延伸阅读:

陕西:三原教区青少年信仰生活营活动圆满落幕

信仰生活互动坊《2014圣言静思》

陕西:西安事变纪念馆展示张学良将军信仰生活图片

陕西:三原教区大学生暑期信仰生活营于武官堂区举行

信仰生活不妨学学买卖人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