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十字架

2016-09-29 10:12:56 | 作者:晨曦 | 来源:《信德报》2016年9月8日,33期(总第691期)

    时钟指向凌晨3点,琼仍然没有一点睡意,对她来说,每一夜都是那么漫长。瞅一眼紧闭的小卧室,琼心里不免有一丝愧疚。自己的爱人,被自己冷漠了这么多年!因为,她明白与爱人亲近一次就是一次犯罪,从而开始逃避、拒绝、疏远,直到如今形同陌路。

    是什么原因造成琼如此大的心理负担呢?这源于琼的一次失败的婚姻。
    从小接受天主教家庭的教育,骨子里根深蒂固的愿望就是将来找个有共同信仰、共同语言的另一半。但一向心比天高的她并不希望自己一辈子生活在黄土地,她渴望通过自己的勤奋学习将来能有一个崭新的未来。
    结果,事与愿违。以五分之差高考落榜的琼心灰意冷,几乎绝望。哥哥无心的讥讽、嫂嫂的冷眼、妈妈的无奈、家庭的贫寒,将好强的琼逼向了绝境,瞬时间右眼失明。惊慌之余,妈妈跪在烈日炎炎的院里泪水长流,仰天呼求天主治愈小女儿的眼睛。哥哥骑自行车驮着妹妹奔赴20里外的县城医院急治。40多天的治疗,琼的眼睛恢复了视觉,但视力严重下降。
    要强的琼没有听从妈妈继续留校复读,而是毅然离开家乡,只身一人来到了向往已久的都市。在工地当小工、给人家当保姆、拣烂砖换早点等等,尝尽了背井离乡以及寄人篱下的酸甜苦辣。一走就是两年,无论多么艰难,琼把泪水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倾流。无论妈妈如何呼唤,琼就是含泪咬牙拒绝回去。
    陌生的城市,眼花缭乱,但琼在寻觅她的根——教堂。只有这里琼才能放下疲惫的身心,向她深爱的天父倾诉。
    天主的安排就是这么奇妙。琼在这座城市的一个亲戚想法帮琼联系进了一家工厂,而这家工厂曾经是天主教的修院!果然,教堂就在工厂南边。古老的建筑青砖碧瓦,高耸的十字架钟楼分外引人注目!从此,这里成了琼的“栖息地”。
    渐渐地,琼和神父教友们都熟悉了。每当教堂无人的时候,她就会一个人静静地打扫教堂,直到收拾得一尘不染。神父很喜欢这个善良的女孩儿,通过教友们为她介绍了一教友家庭的男子,那时的琼十七八岁,天真烂漫,认为妈妈希望她找个教友家庭,又是神父教友做媒,肯定没问题。尽管琼明显感觉到未来的婆婆看她的时候眼睛特别阴冷,每次都让琼脊背发怵,极不舒服,也极不情愿去这个家,但善良的琼没有想太多,总认为是一种错觉,毕竟有共同的信仰。
    认识一年后二人结婚,婚后琼开始品尝苦酒。婆婆一天到晚不回家,一回家,口里骂个不休,大吼小叫,看谁也不顺眼。全家人包括窝囊的公公都默默忍受。琼当时生活的居所是一处四合院,有七八家住户,渐渐地,琼和院里的邻居都熟悉了。从邻居的嘴里琼才了解自己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畸形家庭。
    婆婆在外面干什么,琼从邻居鄙视的眼光中读懂了。从表面看,家里圣像挂的满屋都是,公婆每主日也都参与弥撒。
    随着儿子的出生,琼成了这个家庭的全职保姆,吃饭时大伯一家小姑一家还有七姑八大姨都来了,吃完一抹嘴走人,给琼留下的是盆天碗地。琼默默承受了,源于妈妈不停地教导:孝敬父母,不要管人家的长短,做好自己才是正道。
    最不能让琼忍受的是丈夫的恶习:没有一点家庭观念,挣钱自己花,经常与一些朋友酗酒,夜不归宿。琼不说则已,一说非打即骂,鼻青脸肿是家常便饭。后来发展到把琼拉到院子里在邻居前痛打。邻居暴怒了,纷纷出来制止指责,有几位邻居在为琼清洗满脸的鼻血时气愤地要琼离开这个不是人呆的家。
    信仰在矛盾中挣扎。琼开始动摇了,被丈夫打一次这种念头就加深一次。最让琼不能忍受的是婆婆的挑唆,丈夫当着孩子的面拳打脚踢琼,大人竟熟视无睹,这深深刺伤了琼的心。她暗下决心,一定要脱离这个家庭。
    熬到孩子上小学后,琼到一家酒店当服务员。由于琼的勤奋吃苦,聪明能干,不到半年就提任大堂经理。加上琼天生一副好嗓子,培训的员工个个都能歌善舞,服务顾客更是得心应手,因此琼所在的酒店高朋满座。渐渐地,琼在餐饮业的知名度高了,高薪聘用的大酒店比比皆是。
    但每当琼回到家,就仿佛跌落深渊,这个家令她窒息。面对琼的冷漠,丈夫更加酗酒寻事,到琼的单位要钱,领上一帮同学朋友吃喝完毕一走了之,让琼难堪, 气得她牙根咬碎。丈夫染病,痛心的琼拿钱治好了他,然后背着妈妈,背着所有的人,走上了法庭。琼的申诉,得到了法庭所有调解人员的同情,不到一月,当丈夫、婆婆还在认为琼不会背离天主而放弃婚姻时,法院判决了离婚。
    琼走上了不归路。
    丈夫一家慌了,找神父、找教友、好友劝说,甚至惊动了毫不知情的妈妈。一生虔诚的妈妈无法接受这一现实,病倒在床,临终时盯着小女儿,泪水落到跪在床前琼的脸上,死不瞑目……
    琼在绝望中丢失了信仰,自认天主对她处处不公平。
    当年,她其实考上了大学,但被县里有权势家的孩子顶替,琼哭喊着埋怨天主:为什么允许这样不公平的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当她结婚后得知自己是嫁给这样一个家庭,也哭喊着埋怨天主:主啊,这就是你为我安排的生活吗?当疼爱她的妈妈离世后,琼更是绝望地向天主哭喊:主啊,为什么要惩罚妈妈?妈妈没有错啊!
    从此,教堂里再也听不到琼清脆的歌声了,她应聘到了外地一家大酒店,断绝了与所有人的来往和联系,独自疗伤。
    一切痛苦她都可以忍受,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一个母亲对孩子撕心裂肺的思念!她偷偷回来见孩子,抱着孩子痛哭:为什么你这么瘦啊?衣服没人给你洗吗?你的笑容哪里去了?
    看到孩子如此憔悴,琼的心碎了!琼后悔了,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自私?痛哭之时,孩子疾呼:妈妈快跑!但已经晚了,琼被前夫逮了个正着!一顿暴打,吓得孩子不住地求救:放开妈妈!放开妈妈!丈夫对着孩子大吼:除非她回来跟老子过!
    从此,琼断了回家的念头。她明白,自己如果继续独自生活,前夫仍会纠缠不休,嫁人吧,忒累了。琼的二次婚姻没有任何条件,找了一个极其平凡的男人。没有孩子在身边,心都死了,找谁还不一样?
    家里没有一件电器,只有一张过时的床和一套旧沙发,值钱的都让他前妻卷走了。放眼四周,到处都是滚动的空酒瓶。又是一个酒鬼!但她认了,她有意惩罚自己。妈妈的猝死,与孩子的分离,让她生活在极度的痛苦与悔恨之中。
    毕竟有着根深蒂固的信仰,她没有选择死亡,而是选择了惩罚自己来赎罪,只有自己生活的不如意,心里才稍稍缓解一点。
    她草草地结婚了,没有举行任何仪式,没有惊动任何人。
    天主是慈悲的主,不忍心看着琼继续痛苦下去,尽管琼悖逆了他,但仍伸出了慈悲的手将琼拉回了主爱的怀抱。
    在一次梦境中,琼清晰地看到:乌云滚滚,遮天蔽日,天昏地暗,仿佛世界末日来临。突然天崩地裂一声巨响,主耶稣的十字架被高高悬起,屹立在苍穹,主戴茨冠的金色头发在随十字架被举起的瞬间,发梢轻扫了琼的眼角,琼的眼睛一下子酸得睁不开了,就像被皮鞭狠狠地抽打般疼痛。
    琼猛然惊醒了!急忙拉开窗帘,夜空中繁星点点,耶稣的十字架已经不见了,但那种景象已经深深地刻在了琼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她揉揉眼睛,真的酸痛不已,说明一切都是真的!
    惊醒之余,琼开始反省自己,眼睛落在了尘封已久的圣经上。她弹掉上面的灰尘,亲吻了扉页主耶稣的苦难圣像,琼哭了,将圣经捧在心口哭了好久好久,仿佛要把一生所有的泪水全部掏干似的……
    终于,她停止了哭声,开始恭读圣经。从此,这本圣经再没有离开手,并改变了琼的生活!
    夜色中,琼站在久违了的教堂中央,仰望高高的钟楼上霓虹灯闪烁的十字架,让她觉得倍感亲切温暖。仿佛梦境中耶稣的眼睛一样在深情地注视着她。
    渐渐地在与天主修好的过程中,琼看到了自己的罪过。她明白了,自己的第二次婚姻是一个无效的婚姻。琼的心碎了。
    主啊,请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如何才能更好地生活在你的圣言当中啊?你明明知道我是活在怎样的一个痛苦世界里,难道要我放弃现在的丈夫以及孩子吗?我已经对不起一个孩子了,难道要我再一次抛弃眼前这个幼小的孩子吗?他们都是无辜的啊!
    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不能领主的圣体,对于软弱的琼来说,更胜于想念儿子的那种痛切感受!但是婚姻圣事既是主耶稣亲定,就注定不能人为地拆散。
    琼从此陷入了无止境的痛苦深渊。为躲避爱人,琼以孩子年幼为由让爱人睡小卧室。久而久之,夫妻俩彻底分居了。
    琼仍然关爱着大儿子,默默承担起孩子的一切,尽管不能与孩子生活在一起,但孩子的生活、学习以及教育琼没有放弃。琼用自己的积蓄供孩子上学,直到大学毕业。因为孩子根本指望不上自己的爸爸,琼心如明镜。
    默祷中,琼清晰地明白:这就是自己的十字架,自己用冲动和错误筑起的十字架,天主要她一生常背,她必须忍受,以赔补自己在天主台前犯下的错。

关键词: 十字架 婚姻 

上一篇: 建树微型家庭教会

下一篇: 牧者谈婚姻

延伸阅读:

教宗:要有勇气追随“耐心”的、独自走向十字架的耶稣

教宗清晨弥撒:默观十字架下的痛苦圣母和十字架上的胜利者

内蒙古:包头教区固阳圣母圣心堂隆重庆祝光荣十字架

教宗清晨弥撒:只有默观十字架,才能在爱的奥迹中前行

教宗方济各:向耶稣学习理解和接纳天主旨意的能力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