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爱妻——我的老师

2003-09-05 14:40:18 | 作者:张运河


作者与妻子在徐家汇教堂前

  我的爱妻张淑琴,圣名玛利亚,于2003年6月21日不幸去世。她去得那么突然,以致我不能相信这是事实。继之而来的无边的悲痛缠绕着我,使我难食难眠。我常从梦中惊醒,回忆我们相处的日子。在我看来,我们真正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因为在她的带领下,我在救灵之路上才刚刚起步。
  琴,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夫妻之间似乎不用客气,可你不只是我的妻子,还是我的老师,我必须向你呈献我对你的敬爱与思念。
  琴,你是我们家的带路人,带领我们全家在灵修的道路上稳步前进。你知道,我是在和你结合之后才信奉天主的,信德的浅薄可想而知。你耐心地帮助我,你给我讲天主三位一体的道理,你给我讲圣水在你身上所显现的奇迹,你给我讲你早晨望完弥撒迎着东方初升的太阳像神光沐浴全身的感受,你给我讲冬日里我们围着火炉学唱“阿肋路亚”时那难以言表的喜悦……我发懒惰,早晨不进堂。你在劝导外,更多的是为我祈祷。你每天早上四点半便进堂拜苦路,每天加念一分玫瑰经。有一个时期,你每天做好早饭,自己却不吃。我以为你不舒服,后来你才告诉我,你在为全家都能诚心事奉上主而做祈祷做克苦。你说,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求全能的天主帮助。
  咱们的儿子洪波,高中毕业后,要上神学院,你支持他,我却不同意。你不愿让我不高兴,不与我争辩,你把一切都交给天主。晚上我睡醒一觉了,见你仍在床上跪着祈祷,你那安然恬静心无旁念的虔诚使我感动。你说,孩子去与不去,听天主安排吧。你就是这样全身心地依赖和投靠天主,从不抱怨什么。我们的洪波终于成了一位神父,一位受教友喜爱的神父。你说,这是天主对我们的赐福。在洪波祝圣那天的座谈会上,让我代表新祝圣神父的家长发言,我感到内疚,我大声说:“功劳归于我家的带头人——洪波的妈妈。”


在儿子晋铎典礼上

  琴,你用你的思言行为为基督作证,为我们作表率。你退休以后,当了教会的副会长,教堂便成了你的家。堂内大事小情没有你不管的,从接待神长到招待来宾,从新堂的建设,到堂内的卫生,从读《默想》,读《圣月》,到《信德》报的分发,哪一件事你不参与?你还跑几里远的路到外村通知教友们弥撒的时间。我看你忙,就主动帮你做饭,洗碗,洗衣服。
  你常说,基督精神的核心是一个“爱”字,上爱天主下爱世人,爱天主又要体现在对人的爱上。你说念经重要,实际行动更重要。你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盖新堂时,公开的账上,我们献了三千多元,这已是不少了,可除此以外你献的钱除我之外又有谁知道呢?我问你为什么不记到账上,你轻轻地回答:“你忘了吗,默默无闻的奉献天主最喜悦。”
  你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在外面吃饭时,你总是什么便宜吃什么。有一天,我们领了退休金,决心去改善改善,可转来转去还是每人只吃了一碗拉面完事。去年冬天,因治胆结石,你天天往城里跑,回来后你会高兴地告诉我:“今天中午,一碗米粥两个包子,不超过一元钱。”你欣喜地接受这一切,不羡慕丰盛的宴席。
  你身上没一件像样的衣服,那年冬天,我逼你买一件好点的棉衣。到了城里,你不进大商场,直奔那专卖便宜货的西大街。挑来挑去,花30元买了一件棉袄。你说:“暖和就行。”
  琴,你是不是太小气了?不!毫不夸张地说,在帮助别人方面你是非常大方的。那年春节前夕,你见一个穷苦教友棉衣很薄,就把才买的那件棉袄送给了她。另外,还送给她过春节用的瓜子、糖和大米。我们村里你送钱帮助过的困难户有信教的,也有不信教的。就在你去世的前两天,你听说教友陈路有病输液,而他家里生活非常困难,你就送去了100元钱。无怪乎你的去世会引起教内外那么多人的悲痛。琴,你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你在用你的行动光荣天主。
  琴,你对你的工作认真负责,勤勤恳恳,呕心沥血。你被授予“全国优秀教师”光荣称号。你说这光荣是天主赐予的。我也是一个比较受欢迎的教师,退休后有不少学校争相聘用。你告诫我说,不要骄傲,应当记住,自己的才能是天主赐予的,应为光荣天主而努力工作。
  琴,我的爱妻,我的老师,你在我心中的形象是那样的高大,我须仰视才可望见。我正需你扶我前行之时,你却离我而去。我突然想起你曾对我说:“谁先去世,谁是有福的。”我不理解你的话,难道我们现世的生活不幸福吗?那天,若翰神父来劝慰我说:“在世俗看来,她的去世似乎是一场灾难,但在我们有信仰的人看来,这是她新生命的开始。应当知道,天主降福我们的有现世的福乐,也有现世的痛苦,现世的痛苦又何尝不是天主降福我们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我听后颇有感悟。琴,你开始了新的生命,我还在世上做补赎。当你升到天国时,我不知要在炼狱中受多长时间的痛苦。
  琴,你走了,带着我对你无尽的思念走了。你不会丢下我这个学生吧?相信你一定还在时时引领着我。同时,我也天天为你祈祷,愿天主保佑,使我们将来欢聚在永福的天乡。

关键词: 爱妻 

上一篇: 不要让父母成“空巢老人”

下一篇: 老有老的好处

延伸阅读:

忆爱妻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网友评论

匿名用户 2013-09-18 14:28:41
我知道她每天进教堂祈祷,在早课前,给教友念默想全书,她把教堂当成自己的家,堂里的大小事都牵挂着她,我每次去张庄时,都会看到她,她把自己心爱的儿子献给教会。她助人为乐的行动促进传教事业的发展。
  她去世那年我在备修院工作,那年“闹非典”,午休时手机响了,一接电话,说是洪波神父妈妈去世了,非常难过,说不出话来,不敢相信是事实,立时眼泪流了出来,真不明白上主的旨意,只能为我心中的好教友献上圣祭,愿你安息,永远的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