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执著教会艺术的圣像画家王怀爱与岩彩画

2018-11-30 10:24:05 | 作者:有光工作室 西西 | 来源:《信德报》2018年11月19日,42期(总第792期)

1 引领

    王怀爱准备拜访教宗的日子,也是他创作岩彩画作品《瓜达卢佩圣母》的时刻。这是一次充满艰辛而又激动人心的特殊创作经历——因为这幅作品将要献给远在万里之外的教宗。艺术作品都是情感的凝结,艺术作品也是物质的洗练。岩彩画提供了这样一种不工于渲染但热烈动人、不急于表达却直达心底的寄托情感的载体,正如二胡天然的表达着忧伤,小提琴天然地表达着柔美一样,岩彩画天然的承载了这一份从地上仰望天上,同时又从天上俯瞰大地的朴素而华美、热烈而宁静、世俗而超脱的情感。

被永久的悬挂于教宗办公室的瓜达卢佩圣母像

    就这样,这幅作品创作出来了,它就是《瓜达卢佩圣母》。

    如今,这幅作品被永久的悬挂于教宗办公室。一副作品一旦完成,她就不仅属于艺术家,它也属于引领她的人,属于欣赏它的人,属于召叫它的人。

    这是天主的引领,是教会的引领;这同样是艺术的引领,是那些美好人性的引领。

艺术之途的引领——三次修院之缘

    王怀爱1978年出生于浙江温州一户传统的天主教家庭,人生中曾有三次差点跨入修院大门。

    第一次是在初中。初二第二个学期,王怀爱辍学了。先在镇上东海减速机械厂上了一年班,然后去了温州平阳本堂神父身边当了一年见习修士,其时是1993年。正是在这一时期,王怀爱喜欢上画画。“当时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什么叫素描或色彩,拿起铅笔就画最后晚餐和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头像,后来这事被当时温州教区王益俊教区长获知,就同意我先去艺术学校深造学习”。于是,王怀爱辞去了见习修士,跨入艺术课堂,于1994年前往杭州专业培训班学习,第二年考入杭州工艺美术学校。四年后顺利毕业,其时是1999年。“毕业之后1999年再去拜会教区长和当时的教区负责人朱维芳神父(后来的温州教区的朱主教),他们商议后建议我继续进入大学深造,就这样第二次被劝退”。这是第二次王怀爱与修院大门擦肩而过,继续他的艺术修习生涯。“后来就入住杭州教堂接待教友的附属楼,白天去杭州师范大学加强高考美术专业,晚上去高复班学习高中文化课,第二年(2000年)考入厦门大学美术系。进入大二的时候再次萌发强烈的修道愿望,后征得朱神父的同意进入温州总堂成为预备修士,不到三个月时间,就因家人强烈的反对和阻挡不得不返回大学继续完成学业。”第三次,因为家人、也因为学业,王怀爱还是与修院有缘无分。

    这也许正是天主引领的奥秘所在。有些人在蒙召成为神职人员,是天主最好的安排;有些人在神职外服务于天主,也是天主最好的安排。这些都是天主的安排,是无可言明、令人感怀、催人奋发的伟大的引领。

艺术形式引领——选择岩彩

    王怀爱是在大学时候开设的艺术理论课选修课上开始接触岩彩画。老师同学都知道王怀爱的信仰背景,在了解西方艺术过程中,自然无法忽略西方的艺术精神底蕴很大一部分源自于基督宗教这样一个事实。顺理成章的,信仰基督宗教的王怀爱就受到老师和同学的邀请,开始在艺术理论课中分享有关西方基督宗教的一些知识。在这样的契机之下,他不断地自学充实关于西方基督宗教的艺术知识储备。然而这也正是天主一步步的准备他绘画圣像的过程。从那时起他开始对圣像画着迷,接着他又开始接触到岩彩画这一绘画形式,发觉这样的形式是我们教会传统的圣像绘画技艺。在拜占庭之前教会对使用在教堂的原料要求比较严格,一般要求都是取自于自然原材料,所以教堂的圣像通常是使用岩彩画的艺术形式,包括过去教堂所使用的马赛克圣像也是完全出于自然的彩色岩石拼接起来的,那是最传统和正宗的技艺。这样一种体悟让王怀爱找到了一种自己去感受天主的独特方式,这种神秘而恰当的安排,不得不感叹天主的引领之妙。

    王怀爱在一篇文章中生动地这样讲述他对岩彩画的认识:东方岩彩圣像画采用结实的壁画专用纸、纯雨露亚麻布或上等木料如花梨木等直接作为基底物,施以碳酸钙粉,再用纯天然矿物颜料调和壁画专用三千本胶铺底色,经过多层薄施、颗粒大小不等的错位叠加、重色透叠的方法,达到色彩丰富微妙的效果。并采纳东方传统壁画常用的金属材料,以纯金、银、铜和铝箔入画,引入现代化学加热、硫化、酸化腐蚀的手法,且融合了最古老的希腊和东方教会绘画传统的风格,从中寻找基督教会审美更新的泉源,借以表达历史悠久的信仰之美。真正的美,理当属于真理与爱德的完美和谐散发出的美,能在人的心中激起钦佩、惊奇和喜悦之情,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需要让真理发射光芒而不被谎言和庸俗事物所遮盖,这个世界需要让爱德的火焰燃烧而不被傲慢和自私所淹没。我们需要让真理和爱德的美善打动人心,使这颗心更有人性,决不能让艺术创作与真理和爱德分开,用天主赋予我们的才华和有创意的激情,鼓起勇气永远做寻求真理的人和为爱德见证的人。

普世天主之母像(罗马耶稣小姊妹会总部收藏)

走近天主

    借着绘画,王怀爱也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走近了天主。说到这方面的感受王怀爱很激动,他说这样的故事实在太多!平复感情之后,王怀爱深情地回忆了为梵蒂冈作画的经历,这是他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了。

    “在我敬绘的所有圣像作品中,大多是圣堂或教会团体特定的,在敬绘过程中很自然多少会受到一些要求和限制的影响,唯有自己只为自己的祈祷而敬绘的圣像时,才能真正地、完全地交托自己,所以这类圣像作品也常常令我自己都感到惊喜。《耶稣圣容》这幅圣像就是其中之一。其实这幅圣像的底板原计划是为瓜达卢佩圣像而预备的,后来由于情况突变,瓜达卢佩圣像要敬献给教宗,由于这块底板不是由一整块完整底板制作而成而被搁置了。后来我发现这块底板大小的比例与耶稣圣容的画面相吻合,于是就决定用来敬绘默观多年的耶稣圣容圣像。一直以来,每当我查阅《圣经》时,扉页上‘基督的面上闪耀着天主的光荣’圣像常常抓住我的眼球欲罢不能,总要静默片刻。我们都知道,这幅圣像画根据教会传统是来自耶稣圣殓布(The Holy Mandylion)上存留的印记,非人手所造。关于‘基督圣容——圣殓布’的传奇有很多,据说从耶稣面容发出来的光芒过于耀眼,甚至使人看不见东西。因此用一幅布料遮盖耶稣面上的光芒;可是,祂的五官容貌却神迹地印在布料上。首张基督图像因此而来。因着天主的恩典,雍容圣颜显世,帮助有需要的人。”

2 创作

时间的沉淀

    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观了王怀爱弟兄当时在上海董家渡教堂的工作室,当时的我对于岩彩画一无所知,第一次看到他工作室的那些作品的时候,内心十分感动。这些画作给人一种穿透时间的震撼,而这些,正源于时间的沉淀。

    由于岩彩画本身绘画使用的颜料是来自于岩石,所以颜色并不是那么鲜亮,但是这一份深沉就如一杯浑浊的水经过了时间的沉淀,变得十分清澈,岩彩画也是如此。静静地欣赏一幅岩彩画,可以使人的内心也沉淀下来。这样的作品真诚内敛,毫无展现自己技艺的喧嚣,而是以安静的姿态来阐述绘画内容本身的语言,就好像一本优秀的文学作品,作者把自己隐藏起来,从不为了展示自己的文学才华而处处使用大量华丽的词汇。作品内花了大量的时间、能量、情感与技艺,它不热衷于贩卖兜售,让观众一览无余,而是一点点的向观者展示它的底蕴与力量。

    所以岩彩画的困难也就在于此,它要表达,但是它不主动的表达,而是与欣赏的人一同存在,一同呼吸,通过体会而不是通过“看”来认识圣像。

    岩彩画的绘画过程是相当漫长的,因为岩彩画的绘画模式是以一层层的颜色叠加而带来色彩变化,所以耗时也是巨大的,一幅圣像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去完成,这就不同于如今的工业复制品的浮躁与失去灵魂的样貌了。岩彩画因为是由于人手的绘制,在这么漫长的时间中,作者与作品在一同成长。

    “最大的挑战当然是时间。所以每当有圣堂或团体需要我敬绘圣像时,我再三强调和最关心的事就是时间。因为东方岩彩圣像画的技法与教会最古老的千年拜占庭圣像画及后来神圣传统的Icon圣像画雷同,程序相当复杂,需要很大的耐性和足够的时间。所以这类圣像画,在教会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是隐修士们透过斋戒和祈祷的生命果实。”王怀爱说。

    而绘制教会圣像使用岩彩画的这一艺术形式,可以说是非常合适不过了。

为上海董家渡圣方济各沙勿略圣堂所绘圣家像

光荣天主

    岩彩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如拉斯科岩洞壁画,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公元前后的阿旃院石窟壁画,以及新石器时代中国的摩崖壁画。公元四世纪起开凿的敦煌莫高窟壁画是中国乃至世界岩彩画的集大成者。岩彩画自诞生之始,就因其极具意象性的质地和色彩,天然的与宗教结缘。

    关于岩彩画与天主教的渊源,王怀爱说,“这可追溯到文艺复兴之前,大胆采用欧洲艺术历史上传承千年,始终被奉为主线的圣像画法和形式。并赋予它们一个现代的艺术表达方式,绘画中明亮的金色背景指明所绘之情景超脱了直接的历史事实,升华为超圣的信仰事件。以最真实、天然、纯朴的效果去贴近圣言,向我们启示永恒的圣洁,就是那看不见的,超越我们肉眼所能辨别的本体。岩彩圣像画有着丰富宽阔的表现魅力,它的色彩种类繁多,色泽鲜艳晶莹。有的流光溢彩,色泽绚丽,有的色调沉着凝重,有的趋于平淡简练。”

    这是一份来自天主的礼物,王怀爱为此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创作圣像画,以光荣天主。而达到这一目标,掌握技艺只是基础,最为关键的还是作品的创造者与天主的关系。

    因为圣像并非只是一件艺术品而供人欣赏,更重要的是圣像自己在向关注它的人表达。作品本身就是作者在描绘天主的荣耀,与祂的爱。我们都知道,圣经是由人在圣神的感动下所著,同样的,圣像的绘制如果缺少与圣神的合作,那么这圣像也就失去了属天的价值,只是人手中的作品而已。因此,在教会的传统中敬绘圣像画又称写圣像画。这就要求作者要十分忠实地祈祷,谨慎地、谦卑地绘画。

    而想要找到具有这些特质的人,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圣经上说,“因为本性的私欲相反圣神的引导,圣神的引导相反本性的私欲。”(迦5)想要跟随圣神,必须要相反本性的私欲,而我们的私欲却在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在等待着我们,通常它是以我们生活的需要为入口来诱导我们走入到私欲中去,所以一个跟随圣神的人,需要处处谨慎与分辨,哪些是符合主的旨意,哪一些又是相反主的旨意的。

    在一次次的创作实践中,王怀爱深切地体会到这样一种在天主内创作的艰辛与荣耀。而这种艰辛和荣耀,集中展现在王怀爱创作耶稣圣容的过程中。

    王怀爱说,“我们常常看到耶稣的圣容在我们的圣经的首页”。有一天,王怀爱绘画团队中的一员,提出很想要借着这幅圣像创作一幅耶稣圣容,这正合怀爱弟兄的心意与感动。在绘画开始之前,寻找合适的画板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岩彩画需要在比较稳定的画板上绘画才会有更持久的效果,也只有这样的材质才能支撑得住这样的绘画作品;当时他们找到了一块整体很不错的画板,准备用来绘画瓜达卢佩圣母,却在最后发现那块画板有一些的开裂。如果把这块画板丢弃,将是非常可惜的。仿佛是一种灵感,他们决定将这块画板进行了简单的改造,改造好之后,一量这画板的尺寸,竟然发现这是绘画《耶稣圣容》绝佳的一个尺寸。“就是它了!”王怀爱说,大家都很高兴,很快地做了决定,就用这块本来有可能丢弃的画板,来绘制《耶稣圣容》。“匠人弃而不用的石头,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那是上主的所行所为,在我们眼中,神妙莫测。”(玛21:42)

    天主不放弃任何一个人,天主也不丢弃任何一块画板。

    当我第一次看到《耶稣圣容》这幅作品的时候,是怀爱将自己所有的作品发给我,我在众多的作品当中,第一眼,就被这幅圣像吸引了。注视着这幅圣像,看到主耶稣的面容仿佛在自己的眼前展现了出来,耶稣面容是来自祂的殓布,在祂死后,按照犹太人的习惯他们将祂埋葬,但是由于即将到了安息日,他们没有时间好好清洁祂的身体,就直接用殓布将祂包裹起来,在这幅圣像中我们看到祂的人性顺服在死亡的权势下,祂受到了极大的酷刑,但祂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恐惧,有一份又大又深的宁静在那里。好像在诉说,又在沉默,在向世人展示祂的爱,透过祂的死亡,透过祂为我们交出的生命,当注视这幅圣像的时候,祂那闭着的眼睛仿佛看穿注视圣像的人的全部,这是耶稣在死亡中仍向我们传递着祂自己,祂的血,祂的肉,祂的人性与天主性都作为祭献摆在天主的台前。

    王怀爱在绘画耶稣圣容的过程中,因为不是复刻任何经典,而是自主创作,他画的非常自由,没有刻意的去修整,也没有过度的描绘,注视这幅圣像时看不到人为的笔触,能看到的好像这幅圣像本身就在哪里,是它自己将自己显示在画板上,这也是怀爱弟兄提到的一个很重要的感触,“与其说是他在绘画圣像,倒不如说圣像在绘画他。圣像在注视他,现在他的灵魂深处显示自己,他在以顺服和谦卑将他们展示出来。”有时候画到一定时刻,看着圣像他会泪流满面,因为这不是人手的作品,而是天主圣神的工作,在这样神圣的气氛下,绘画者自己被天主所净化,天主并不需要人为祂画像,而是一份爱的展示。

    绘画需要技巧,但是唯有在祈祷中所得之灵感而画出的作品,才可以使观画者感受到天主的临在。这幅圣像被创作出来之后成了王怀爱的一个宝贝,这是他众多作品中自己非常满意的一幅,是他所珍视的,他将这幅作品展示在他曾经工作的那个工作室——工作室是一个开放的店面,由教友免费提供给王怀爱以及他的团队使用。因为这是一次美好的光荣天主的历程。

最后晚餐(法国私人收藏)

“这是你的宝贝”

    有一天一位法国的教友无意进入画室参观,他也被这幅圣像所深深地吸引,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他表达了自己的喜爱,第二天他又来到画室,并且带来一位翻译,想要从怀爱这里买下这幅作品,但是怀爱表示这幅作品是不出手的,在一再的沟通中,这位法国先生一定要他出一个价格,怀爱无奈中说,这幅像如果出售应该在3-5万元,这位法国先生即刻表达愿意出5万元收藏这幅作品,但是怀爱很抱歉的告诉他说,真的没有出售的意愿,这位法国先生尽管很遗憾,但是也很尊重他的选择,临走的时候他说this is your baby,意思是说,“这是你的宝贝”。是的,这句话也道出了怀爱对这幅圣像的情感,这是他的宝贝,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

献给教宗

    有一次,一位在意大利额我略大学毕业的神学博士肖老师见到了怀爱弟兄的作品,当即表示这样的作品在当今时代已经很少了,肖老师认为岩彩画本身是教会最传统的圣像工艺,岩彩画完全从自然中提取的绘画原料,更加符合教会传统。肖老师询问王怀爱是否愿意明年去罗马朝圣,并向教宗奉献一幅作品?王怀爱感到受宠若惊,问:“这可能吗?我的作品真的可以送给教宗么?”

    肖老师说,他的作品是蕴含着教会圣像的真正精神的,“虽然我在国外这么多年,但是你的作品确实是好的作品,是可以奉献给教宗的。”肖老师十分笃定地说。

    肖老师建议说可以为教宗奉献一幅《瓜达卢佩圣母》。当这话一出,怀爱弟兄非常惊讶,因为他在祈祷中早已渴望要绘画一幅瓜达卢佩圣母像,我们知道,瓜达卢佩圣母像是以奇迹般的形式直接显示在墨西哥人迪亚哥的斗篷上的圣像,因为非人手所绘,所以怀爱弟兄也一直将这样的一个作品的创作放在祈祷中,他已经为这幅圣像选定了一块画板。

    听到肖老师的建议后,他就将这块画板拿出来,告诉肖老师自己内心早已在准备圣像的绘画,肖老师也非常惊讶,在天主内没有巧合,这的确又使他们经验到圣神奇妙的带领。

王怀爱(左)拜访教廷文化委员会主席拉瓦西枢机主教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让人感动与兴奋的邀请,怀爱弟兄开始为教宗准备敬绘瓜达卢佩圣母像,而在准备瓜达卢佩圣像所用的画板时,发现原先的画板有一个小小的开裂,他们将该画板一分二,用它创作了《耶稣圣容》。当时大家并不知道,原来这块“匠人弃而不用废石”,竟然在后来被用来绘画了《耶稣圣容》。当献给教宗的《瓜达卢佩圣母像》完成后,王怀爱获知,原本教宗接见他们的计划发生了变化,教宗临时出外访问了。梵蒂冈的文化部部长拉瓦西枢机主教代教宗接见王怀爱等人,王怀爱心想,除去奉献给教宗的《瓜达卢佩圣母像》以外,要给文化部长带去什么礼物呢?这是代表我们中国教会的一次访问,意义重大,王怀爱义无反顾地将自己珍爱的《耶稣圣容》带给了文化部长。当他们见面后,文化部长看到这幅圣像,非常喜欢,并且告诉王怀爱,这幅圣像将被放在文化部艺术品展厅,并且长期展出,在不久的将来有望转到梵蒂冈博物馆做永久展出。这将是教会对王怀爱这位教会圣像绘画艺术家的上的肯定,也是这幅圣像最应该待在的地方,因为这圣像是为了帮助人祈祷,而梵蒂冈博物馆接受全世界的朝圣者,那么在梵蒂冈博物馆将成为这幅圣像最好的展厅,让圣像能向更多的人传递天主的爱。

3 生活

    在形而上的艺术创作之外,王怀爱弟兄的日常生活也跟大部分人一样辛苦操劳。已经成家的他,有两个女儿,每天有忙不完的家庭琐事,加上辛苦的工作,时间表排得满满当当。早上6点起床,王怀爱准备早餐并且送大女儿去上学,妻子照顾小女儿起床。孩子上学后,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画画。为了节省时间,夫妻二人的午餐非常简单。下午妻子带孩子,王怀爱抓紧时间工作。妻子晚上给孩子做饭的时候,王怀爱要帮忙照顾小女儿。晚饭后妻子辅导大女儿作业,王怀爱要负责哄小女儿的睡觉。大概晚上9点之后,等两个女儿都休息了,王怀爱再继续画画到晚上1点左右。这段时间也是最安静的时间。

    这样的时间表下的他,每天平均睡觉不超过5个半小时。

    同时兼顾家庭和事业的他,唯有在祈祷中得到力量。

    我问他如何面对这样的压力,他说,这样的困难帮助他更好的学习耐心、学习谦卑和顺服。在仅有宝贵画画的时间中,王怀爱非常投入,因为这样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

    王怀爱每天绘画的地方就在他不很宽敞的家里,画画的房间是大女儿的睡房,大女儿住在上下床的上层,怀爱就在下面搭建了一个自己画画的地方。

    王怀爱说,他特别感谢天主。“赐予我最大的恩典就是有一个幸福圆满的婚姻家庭。同众多的家庭一样,我们家庭里也时常出现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但主的恩典总是够用,每次都能平安顺利的化解。尤其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当中也时常让我更深的感悟到天主的爱。”

    当提到孩子时,王怀爱充满了幸福和喜悦。

正在专注绘画的王怀爱

    “我们给予孩子最高境界的爱,不是给孩子创造我们以为多好的外在条件,乃是将我们自己变成如同孩子一样陪伴他(她)一起成长。这也正是道成肉身的天主对人类最美妙最深奥秘的爱。祂降生成为人亲自带领我们出埃及不再在旷野里流浪而直接进入永生。”

    “在小孩成长过程中难免有任性和惹父母生气的时候,为父母的在必要时会及时加以制止甚至是适当的惩治,受到惩治的小孩常常一边哭泣一边哭喊爸爸妈妈要抱抱,这就是孩子。很多时候我们也会遇到不顺心和挫折的时候,我们是否该反省,天主正是借此要我们回到合乎祂心意的道路上来呢,我们是否也像小孩一样及时呼求祂的助佑呢!”

    “常常出差回到家的时候已筋疲力尽,一进门,小宝宝就跑过来给我一个热情地拥抱和问候:爸爸我爱您。喜悦之情顿时充满身心,所有的疲劳烟消云散。为人的父亲是如此,更何况我们在天上的阿爸父。一个两岁的孩子我们知道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要对我们的爱有了回应,于我们足矣。我们对天上的阿爸父也是如此,我们能为天主做什么呢?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因为祂是创造万有的天主,你我的生命也是源于祂的,我们理当常怀一颗感恩的心来荣耀和赞美祂,活出祂的形象和样式,因为我们本是按照祂的肖像而被创造的。”

    为了更多地了解生活中的艺术家王怀爱,我们多方搜寻有关王怀爱老师的事迹。在一篇写于2012年的博客文章中,一位神父寥寥数语为我们回忆了年轻时代阳光活泼的王怀爱。“多年前,我还是天主教语聊室‘芥子园’室主的时候,他(王怀爱)帮我主持过节目,那时候的语聊还没有视频,不知道他长得啥样,听声音是一个非常阳光活跃的小伙子,那时候他正就读于厦门大学美术系,晚上回宿舍后常常带着他那一帮室友在语聊里闹,虽然他的室友不是教友,但却被他所深深影响着,也乐此不疲。直到去年,我们才有机会见面,一见面我就被他的长相给震憾了,之前听他阳光的声音不自觉地感觉他应该比较秀气的,可他其实长得很MAN,很艺术。”

    而另一位拜访过王怀爱的朋友则说:……王怀爱老师是一个极其谦卑诚恳的人,第一次看见他就被他的这种特质所打动。怀爱老师生长在南方,但他骨子里的却有着北方人的豪迈。印象当中他除了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之外,好像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在工作室里忙碌着……

4 共融

艰辛的成长

    王怀爱出生在温州一个贫穷的农村,伴随他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还有他的一个双胞胎哥哥。这本是件天主降福的喜事,无奈贫穷让这个家庭无力承受这样的降福。王怀爱出生不到半年,他的妈妈就把他送给了别人。但兄弟连心,之后他和哥哥都不吃不喝,且天天哭闹。妈妈无奈,又把他抱回了家。一次意外,还在襁褓中的王怀爱由于父亲的不小心,被一大麻袋的地瓜丝干重重的坠压在他身上,他几乎停止呼吸,眼看孩子就要不行了,他的父亲跪在地上向天主祈祷说,如果这个孩子还可以活下去就奉献给天主,当然这是一个秘密一直保留在父亲的心中,直到1993年王怀爱成为见习修士的那一天。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如今他所做的一切正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在回应那一次次的召叫。

从天主中来,到天主中去

    从温州的农村出发,一路走到梵蒂冈。在踏上艺术之途、与岩彩画结缘的过程中,王怀爱处处见证着天主的慈悲与带领。这是一条进发之路,也是一条解脱之路,更是一条从天主中生发,归到天主中去、光荣天主,与天主共融之路。

    王怀爱说,借着岩彩作品,他最大的收获和享受就是常常能经验到天主的临在。

    “这不是说我有多大的信德,恰恰是因为我极其的软弱和缺失。即便有时不小心行走在黑暗里,祂也总能及时将我从罪恶中拽回。”

    “对于教会艺术如何启发人的信德?我常同人分享说:没有祈祷,就没有圣像画。我创作圣像画就是为同人分享我是如何祈祷的。所以每一幅圣像画都是独一无二且不可重复的,其背后都存有一段令人难忘和奇妙的故事,是呈现出那段时间里我同天主之间亲密关系的见证。”

    “希望我们透过圣像也能经验到这份恩典,我们基督徒又称圣徒,因为我们是一群被天主分别为圣的人,所以我们有责任有义务、理当在我们的生活与工作中活出天主的肖像,将复活的耶稣基督的喜讯带给身边的人。我们也应当常怀一颗敬虔、谦卑和顺服的心将我们的工作与生活化作‘全燔祭’献给天主。不断祈祷!事事感恩!常常喜乐!这就是我们基督徒的信仰生活。”

    是的,这就是岩彩艺术家王怀爱,他的岩彩画创作,就是他对天主的祈祷生活,就是他与天主共融之路。

关键词: 教会 艺术 圣像 画家 王怀爱 岩彩画 


上一篇: 已经是本栏目第一条信息

下一篇: 我是天主拣选的一粒麦子


延伸阅读:

乌兹别克斯坦: 地方教会见证宗教对话和宽容

云南:云南天主教会喜添三位新铎

东方礼宗主教会议:青年对伊拉克而言是希望的标记

教宗方济各:教会蒙召聆听人类的呼号

教宗方济各:若没有默观生活,教会会变成什么样呢?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