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主教座堂恢复使用圣体栏!信友有感于领圣体时更添恭敬...

2018-06-16 11:07:10 | 作者:杜亮神父 | 来源:信仰微刊

    近日澳门主教座堂重新使用圣体栏,并且再次于平日弥撒中投入使用。如今信友要跪在圣体栏前领受圣体圣事。一如当初所料,此举让信友们议论纷纷。

    出于好奇心,我希望从信友中收集一些较可靠的回馈,便在我教授的成人神学班的其中一位学生。从这位较年长的学生口中得知,圣体栏确实成为近期信友的热话,而意见更有两种极端。那些不赞同圣体栏的信友表示,如若为表示对圣体圣事虔敬,根本毋需跪在圣体栏来表现(尽管如此,他们在领受圣体时更加虔诚地跪在圣体栏前)。而那些乐见此举的信友则表示,「跪领」是一个朝拜的行动,是人对天主所能作出的最大尊敬。而这位学生自己则表示:「我对于主教座堂能恢复使用圣体栏感到惊喜;在恭领圣体时,我跟着信友一起排队等候,这个被恢复使用的方式虽是一个古老的传统,但也是一个非常谦逊的体验:我恭敬地跪下、等待、谦逊地伸出舌头去领受耶稣。若然每次领受圣体时都能有这样的体验,又何尝不可呢?」
 

    为了使所收集的意见更显平衡,我又问了一位较年轻的信友。作为年轻人,她的答案让我颇感惊讶:「我以往从未见过这样领受圣体的,现在这成为我参与弥撒圣祭中最喜爱的部份,跪在圣体栏前,耐心地等待耶稣将被置于我的舌头上;跪在圣体栏前这个动作,某程度上能带领我得到领受伟大救主所需要的那份谦逊。」

    我通常与主教共祭平日弥撒。我记得,即使在未恢复这种方式以前,亦见有信友跪下来口领圣体。相信那些信友必然喜见此举再次活跃于主教座堂里。

     梵二后,排队站立领受圣体的方式被广泛使用。神父站在至圣所前,信友排成一列上前,故此圣体栏常失去了其原本的功能。而事实上,礼规从未允许弃用圣体栏,目前仍有地方保留跪在圣体栏前领受圣体,甚至亦有国家禁止手领圣体。

    在此我们再次清晰地重温,除获得特别许可外,在拉丁礼里相关领受圣体的普遍规律就是口领圣体,手领圣体基本是不存在于普世教会内,因此这并非规范;口领圣体才是规范,而手领圣体则是例外。

    在不少教区手领圣体被允准许并普遍地实行,亦只不过是由于他们都是获得了特别许可,这个特许早于在1969年5月29日的梵二后相关礼仪的文件中,关于送圣体的方式的一文中首次发布。因此,弃用圣体栏似乎就是准许站领以及特许手领圣体得来的一个实质后果,当同时领受圣体圣血时也可能导致对跪领圣体方式的舍弃。

 

信友逐渐接纳

    我进一步在主教座堂观察在圣体栏前领受圣体的情况,虽不受限于站领或跪领,但大多数信友都选择跪领圣体。同时,在口领或手领两者中,有更多的信友选择口领圣体。

    的确,对部分信友,特别对行动不便的长者、病弱或纯粹出于懒惰的人来说,再次使用圣体栏较难适应,但大家应该留意那些在领受圣体圣事时,缓慢地但恭敬地跪下的长者,他们对天主所表达的那份忠诚与爱情。主业团创办人圣施礼华曾说过:「当爱存留,总有圆满,即一种献身、牺牲与舍弃的能力。在自我弃绝与并联同痛苦困难当中,我们找到愉悦与福乐,一种没人能夺取的喜乐。」(《基督刚经过》75 )

    当越来越多信友留意并逐渐以这种方式领受圣体时,不少信友表示这加强了他们对圣体圣事的虔敬,这种方式对小孩来说,也是一个信仰学习的时刻,当小孩也同样跪在圣体栏前,并以羡慕的目光看着正在领圣体的父母时,他们学习爱慕及尊敬真实临在的主;因为他们能藉此认出,我们所领受的是真实的主耶稣。

关键词: 圣体 信友 主教 


上一篇: 世界杯给我们带来什么?

下一篇: 韩总统文在寅创造历史,为世界和平作出巨大贡献的天主教徒


延伸阅读:

北京:2018年西堂最后一次彻夜朝拜圣体

巴基斯坦:圣体年闭幕

山东:济南教区西门堂区12位教友接受派遣成为“非常务送圣体员”

2020年布达佩斯国际圣体大会:教宗勉励传播一种“圣体的文化”

北京:西堂彻夜明供圣体祈祷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