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一位退休教师的信仰见证

2018-04-14 09:46:05 | 作者:吕登柱 | 来源:信德网

    我50岁才找到了这个真道,天主赏给了我无数恩惠。眼下,我已是古稀之年,由我二十多年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中选了一些,写在这里与兄弟姐妹们分享,请求兄弟姐妹们牺牲一点儿时间尽量多瞥几眼,期望你有所感悟,能得到些许裨益!
    我叫吕登柱,河北威县侯贯镇南中侯村人,虽然师大毕业教了一辈子书,却是一个死心眼的固执的愚人,为什么多半辈子又信天主了呢?圣经上耶稣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而是我拣选了你们”(若15:16)原先我根本就不知道天主教是怎么回事,在威县一中读高中时正逢“文革”初期,怀着激情在威县剧场参加了批斗天主教神父大会;八十年代“向钱看”的洪流中,我迷茫了。结婚十年,才知道妻子是天主教信友,1982年她买来一本《新经全集》吸引我逐渐把目光转向了神,读过三遍后有些肤浅的收获:
    1.人是唯一有灵魂的,死去的人必定要复活;2.“共产主义”思想源于《圣经》;3.中国人称真神为“老天爷”“天地三界十方真宰”“天主”的称谓更明确;4患血漏病的女人摸了摸耶稣的衣襟立刻痊愈的奇迹我印象最深!瞎子看见、哑巴说话、聋子听见、瘫子行走、复活死人……仅耶稣的行实就足以证明耶稣是救世真神。5.神是自有的不是受封的,更不是人可造就的!
    圣经中记载了许多奇迹,生活中我也遇到了不少用正常规律无法解释的事。1985年8月7日我住到威县燕南宾馆,晚上刚躺下,仰面看到一个金光闪闪的金十字架在头上方来回晃动,时来时去,时远时近,不论闭目揉眼再睁开拉灭灯再打开都是一样清晰,现象持续了一个小时。第二天到常屯,找侯进德神父(1989年圣主教,1994年去世)解谜,他说那耶稣看中了你叫你奉教哩,心里觉得很美但还不明白。
    1989年12月21日晚曾在我家中发生了一桩奇妙的故事:家父患肺癌躺下就喘得上不了气儿,只能我搂着他在炕上坐着,这一晚上亲戚和族人都来为父亲送终,收拾完屋里的东西,父亲正清楚地与亲友交谈,突然抓住我的手说:“小儿,小儿,咱走哇。”我说:“咱从学校回来了,咱这是在家里。”父亲兴奋地重复着说:“你看,这是谁家的六个小孩子啊,都长得那么好看,还都带着翅儿,光跟我闹不叫我走。”马上想起岳母曾对我说, 全能像上六个带翅的小孩是六位天神。“可能是天神来接爹哩吧。”于是在父亲后背上划了一个十字号祈求天主说:“天主你是全能的,求你为我爹创造一个机会吧。”像是有人发了令,满屋子的人都出去了,亲戚同时躺倒了,只剩下两位本村奉教的朋友张桂印哥和胡俊雪弟陪伴父亲。父亲说;“桂印,奉教要钱呗?”印哥说:“谁的钱也不要”,父亲又说:“要钱我有,我要信教。”当两位朋友为我父亲授洗礼毕,家族人重新涌满了屋子,事后问他们都说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儿。平稳地过了一天。家父喝了一滴圣水安详地走了。
    六年后又在我身上发生了神奇的真实故事。1995年9月14日,天未亮,我感觉胸疼难忍呼吸困难,三天内找遍有名声的医生都报不出病止不了疼,三天三夜头没敢挨过枕头哇,9月17号独自投奔邢台人民医院,放射科主任崔高明(专家衔)诊断说:突发性结核性胸膜炎,胸腔大量积液,当时我失望地哭了,因为当年父亲误诊也是这个结论,住院治疗五十天,越治越重,结果丧身肺癌。当时想我的末日到了,一个灵感唤醒了我:圣经上不是记载着患血漏病多年的妇女摸了摸耶稣的衣襟立时就痊愈了吗,我这病只有耶稣才能治好哇!可是耶稣死了快两千年了,哪里去找耶稣哇,对啦,有啦!神父可能是耶稣的在世代表!花了一晌时间终于在邢台市找到了教堂,见到了神父,急切地问神父“我这外教人能跟着你去望弥撒吗?神父答应了,我没告诉他原由。下午神父在张保禄神父家中小堂里做弥撒,他说我不懂礼规,坐在更衣室里看就行了,我当时想“只要我能看见你就行”。当神父举扬圣体时我也学别人跪下瞻仰圣体,感觉有人从我身上取走了什么,就再也没有疼痛感了,第二天又到人民医院请崔主任复查,他很诧异问我:“伙计,你用的什么特效药哇?”我说没用药,昨天下午望了一回弥撒就好了,他动员我拍了一张片子,十七位大夫每人在机子上都看过了,一致否定了崔主任的诊断结果,他莫名其妙地说:“我干了三十年从没看错过呀!”张淑芬修女说:“正如耶稣所说;‘你的信德救了你’。”
    在我们天主教会圣体圣事是一件最神圣的奥迹,人们把纯净的小麦面粉烙成薄薄的麦面饼,弥撒圣祭中,主教或神父祝圣麦面饼,主耶稣就确确实实地临在到面饼中,面饼就成了耶稣基督的至圣圣体,凡相关圣体发生的一切神迹都确实是隐藏在圣体内的主耶稣所作所为。列举几个实例分享给您吧!
    2013年1月2号晚上我第一次幸运地在圣体内看见了耶稣:这一天下午我有一个不祥的预感,晚上我和修女们一起朝拜基督圣体一小时。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哭着不断地哀求耶稣宽恕女儿的罪过恩待她吧。刚刚请出圣体我就清楚地看到,在圣体的中间主耶稣身穿白衣坐着向一群人讲道;靠圣体右侧身高六七尺的主耶稣身穿红袍似是在河边召叫门徒的图像最引起我的注意,因为耶稣一边走却始终回头注视着我,好像示意“跟我来吧 ”,这一小时内我不停地擦拭眼睛,不断地前后左右变换位置,确认不是幻觉,是真实的耶稣!
    第二天上午张维柱主教意味深长地说:“耶稣最了解你,是他来安慰你。”为什么别人谁也没有看见呢?主,我感谢你!我信赖你!
     按正常规律,在六七级大风中逆风而行的人会感到非常困难吃力,甚至会被刮得倒退,只有真神是不受自然力的制约的,我就亲自经历了圣体逆风飞三米的奇能异事。我们夫妻唯一的爱女做了修女,却英年早逝,2014年1月3号是她的第一个周年纪念日,加上意外的伤害,这一天我的心要碎了,为救女儿的灵魂上午赶赴邵固参与新神父李夫信的家庆求得大赦。
    祭台搭在邵固十字街上,刮着六七级的大北风候领圣体时,在南北街上我们排着队自北向南走,当我距离送圣体的尹六品三四米远时,看见圣体从一个弟兄手心飞起,我下意识地用目光追踪着圣体,意外发现圣体逆风三四米竟落在我的脚旁边,我跪倒地下用舌头请起了圣体,敏锐地感觉到圣体上有一层扬沙。“吾主耶稣让你受罪了”我的心感到极大的安慰。
     上主的慈爱永远常存,上主是我的救主,他医治了我的病保护了我的性命。2015年3月2日晚感觉头晕,测量血压130/180mmHg,不敢走路,刚喝下降压药,一位40岁的壮汉气势汹汹地闯进来,双手抓住我的肩膀狠狠地前推后晃,只觉血流直冲到头顶,晕倒到炕上,醒过来妻子说血压180/120mmHg,头疼得几乎要崩,吃药不见效,还是去找耶稣吧,求他别让我的脑血管崩喽。3月 7号,早晨双手拄着一根木棍弯着腰,踩着二尺厚的棉花似的挪到神父更衣室参与弥撒。领圣体时只求了一件事:“耶稣求你宽恕他吧,他不是有意伤害我,因为他酒后失控。”你能想到结果怎么样吗?扔掉短木棍,轻松地回到了卧室。感谢天主真的保护了我脑血管没有崩裂,又一次救了我!
亲眼瞻仰了主耶稣的圣容是我最大的幸福,感到不满足的是耶稣没给我说话。
     2015年圣周六,再次遭受了心灵的重创,心绞痛突然加重,按六倍的药量都控制不住,“我的末日到了”,亲情把我对女儿的怀念推到悲痛欲绝!决意去为女儿上一次坟,把她的骨灰抱回家守着!耶稣升天节告诉了亲人们,他们都劝阻我不让我去。我坚持明天就去……暗暗求:“耶稣陪伴我吧,我最信赖你!”
    我觉得一晚上没有入睡,到了四点钟我把妻子叫醒,跟她讲述了耶稣给我说话的故事:耶稣升天节的上午,我到堂弟的工厂里,正向他传报耶稣复活后升天的福音,正激情地说:“到我们复活后也要和耶稣一样,想往哪里去一想就到。”话音未落一个人突然站在我兄弟二人中间,马上认出来了,我说:“是主耶稣”。只见耶稣对堂弟说:“登喆,你知道你登柱哥为什么来找你呗,他要向你借150块钱往上海看小妍的坟去呢”。(我的主,你怎么什么也知道我心里想)接着耶稣轻轻拍着我说:“来,我领你去看看吧。”赶紧偎依到主身旁准备跟他去,见耶稣抬起右手指给我看,“你自己看看吧”(胜过父亲的亲切),我看得清楚:女儿身边全部被翡翠玛瑙环绕着,身穿洁白的衣服好像是在祈祷,但走不过去。我高兴地转过脸来,主耶稣温柔地说:“这回明白了吧,别去了。”我们夫妻都感激地哭了。我当时就想:真是最知我者耶稣也,只有他最了解我,只有他出面才能解救我,吾主真是全能的主,我感谢你!
一次又一次让我感觉到主常与我同在,我不仅瞻仰了主的圣容,主耶稣还亲口给我说话,有了主,就拥有了一切。
圣洗也是主耶稣亲自建立的一件圣事,简单地说领了这件圣事的就等于找到了死后复活进入“永生”的门。我告诉你一件你不敢相信的奇事:我的西邻吕金修叔叔患心肺合并症被威县医院拒绝收治,无奈之下赖到侯贯中心医院维持治疗。2012年4月5日我去医院探望,从主管医生了解到: 20天来,吃一口就吐一口,很难说能活到天黑。到了病房见叔叔喘得厉害,脸和身上都憋黑了,急得他不停地用头撞墙,呼吸机等医疗设备都不起作用。幸运的是他渴望接受信仰,并吩咐我:抓紧请神父为他求速死,“我实在受不了啦”,我为他付了洗,并遵主耶稣命为他洗脚七遍(因是圣周四),然后匆匆去找神父为他求善终。
    第二天早晨在街上,正好碰到他儿子,说出院回来了,急忙去了他家。一见面叔叔满面笑容说:“你怎么给我求的呀,自打你离开病房,我就觉得一会儿比一会儿得劲儿,到中午觉得没点事了,就回来了呢。”并激动地说:“天主教可是真的没法不信。”眼见他早饭吃了一大白碗饭一个馍馍,提着凳子就去街上聊天去了。
九个多月后叔叔安逝。
    我敢肯定耶稣什么病也能治,但他降生成人不是为了来治病,而是来劝人悔改救灵魂的,若是为此而来,只一句话就万病皆无了!他借圣洗圣事行的这个奇迹告诉我们;接受洗礼是悔改的表现,是信天主是真神,而且真悔改必得救。
     2016年3月至5月间,我亲历了在一个瘫子身上连续神速发显奇迹的全过程。
    我村65岁的五保户冯连江于2016年3月15日,确诊为令医生挠头的“脑干梗塞”,在威县中医院住院治疗40天,并在后20天同步针灸理疗,仍然是一个瘫子,生活完全依赖自己雇佣的护工。医院无计可施,给了些口服药遣返侯贯养老院。第二天常屯教会爱心团体去看望他,只见他黑瘦如柴,全身都是皮包骨头,估计也就40公斤吧,右侧瘫痪没知觉,不会立不会走,右腿已萎缩僵硬冰凉。我和内侄架着他,另外一人帮他移动右腿,托架到屋门口外晒太阳时,几个人都弄了一身汗。
    4月20号,我骑着电三轮正要过横河清凉江桥时,冯连江的侄女从电话中报喜讯说,4月6号晚上出现了奇迹。“她叔叔会走啦”“感谢天主!天主医治了他!”马上返回常屯教堂与神父分享讨论,认为是那天为连江作的医治求恩弥撒后天主发回的信号。一致认为可笑的4.10伪币事件是邪恶势力玩弄的伎俩,企图逼迫我放弃结果可能就是灵魂肉身“双亡”,的确十天来甚感愧疚,神父鼓励我“为天主争光,坚决打胜这场灵魂争夺战!”
    无独有偶,在我帮助连江治疗过程中,邪恶势力仍不断挑战耍弄伎俩,借与我相识相遇人的口,劝阻、泄气、讽刺、挖苦、谩骂接二连三,我感觉全是魔鬼的手段,逼我放弃。还有一位自称巫医的女人扰乱了七天,在这些天的战斗中最大的骄傲是没有退缩而且胜利了。
    你要问我怎样做的吗:
    首先,连续三周坚持每天上午两个小时热敷按摩,无论外界什么因素“绝不放弃”。再就是,天主安排借着周围人的口及时启示给我方式、方法,我全采用了,而且效果显著。第三,每天每次开始前这样祈祷:天主,我相信你能也愿意医治我这位可怜的弟兄,你最了解我的无能,是个医盲,啥也不会,我的拇指受过伤不能持续用力,求你在这两个小时里别离开我,借我这个工具传送你的能力吧,我完全服从你的指挥。真正感触到有一种能力的传入和传送。所以我说;奇迹天天发生,全是天主在做工!为此光荣颂就是我的结束祷词。
    列举几天的变化实情请你评说:
    4月27号,就是第三天他右腿敢着地短时支撑,有时感到热乎乎的。第五天,右腿有了知觉,可屈伸了;由两个人架扶着,可站立一会儿,自己挪几步了;第七天,由一个人佯扶着竟能自己走二十步;第十四天,一个人跟着他,可以抬起脚,在走廊里来回走动走个来回;到了第二十天,右腿上各处像有人安上了肌肉,右腿有劲了,自己在院子里轻松的转圈。午饭时在餐厅里说:“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我可以完全自理了!”四十天后主动要求领洗奉教了。
    每天从侯贯回到常屯,都要向他的两个侄女(常屯中学教师)传报新奇迹、新变化。她俩都兴奋地点赞“奇迹”!
教会用的圣水是在庆祝耶稣复活节弥撒礼仪中,神父祝圣过的饮用水,称为圣水,具有神效。
我曾体验过:1996年4月20日从威县返回侯贯完小途中。感到心脏难受喝了两次救心丸没缓解,司机架我回到学校宿舍里后,觉得心率快得像是惊了车,喘得上不了气,急忙跪倒全能像前念悔罪经,对妻子说:快拿圣水来,让我临死喝一口吧。”恰巧我姑姑来到我屋,看见我难受的样子急忙跑了200米把侯贯乡村医生请来(我的学生刘保来),刘医生为我把脉,听诊后问我感到怎么样难受吗?我说:“心率快得不成个儿,刚喝了一口圣水就稳住了。他说我看没点儿事,一切正常了,我说天主又一次救我闯过了一次生死关。他笑着说:“是神救了你”没事了!
    堂弟吕登范肺癌晚期,天天吐血水半盆子,实在是痛苦。因为他一向反对信仰天主教,为了救他的灵魂这个意向,我夫妻连续祈祷了18天后,于2006年2月5号,我又去看望堂弟,他竟不往外撵我了,我拉着他的手诚恳地坦白说:“你我都明白,你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哥哥唯一可给你做的就是解除你当前的痛苦,他希望我说下去,我大胆地给他打了两个保证说:“如果你相信我说的,保证能减免你的病苦,如果你相信我们信的是真神,保证你死后能升天堂享永福。”“哥哥我听你的”,你不要想我试试吧,只要你信我让你喝下这些圣水就可以了!“我信”他渴望了,于是我让他划了一个圣号求道:“耶稣救我,圣母娘可怜我”就喝下了圣水,还不停地重复着“耶稣救我,圣母娘可怜我”,果然在他最后的两天内再没吐血,竟把我送给他的苦像紧紧抓在手里,不断用口亲吻。应他的请求,他受洗后平安地合上了眼。
    圣水能把魔鬼制服得老老实实。我村高万祥九十岁,一年多了眼看不见耳听不见,就连他的儿女也不认得了,2012年3月18号上午我去看望他,见他昏迷不醒,不停地说话但谁也听不清一个字一句话,那时他已七天没进汤水了,发现随时有死的危险,我为救他的灵魂,发话说:“我对你的灵魂说:你相信有一位掌管一切的真神吗?”当我确认后,准备为他授洗,我说:“我请大圣若瑟做你的主保”,右手捏着湿棉花朝他额部移动,冷不防被他猛力一打使我倒退了两步,我意识到:魔鬼来争夺这个人的灵魂,跑回我家取来圣水洒遍那屋子,授洗顺利完成了。下午三四点,高万祥猛然清醒了一会儿,叫着孩子们的名字清晰地说:“我快死了,我死后别报庙,别烧纸,今儿头晌(午前)小东(我的小名)在我额上划了一个十字号,我奉了天主教了。”傍晚就去世了。你怎样解释这件事呢?!
    如果我说圣水可涤治癌症,你可能认为我瞎说,2011年9月,我曾以圣水擦洗侄女吕丽丽头上突出5公分高的脑瘤,七天就洗平了。今天再举一例,看你如何评说。
    威县常庄乡西安村齐志杰,43岁(是我舅父的孙子,下称我的表侄)。从18岁就在北京一商场打工,不料祸从天降,25岁上(1999年夏天)在北京邮电医院(就是现在的北京协和医院西院)确诊为骨癌,医院通知表侄的父母说:孩子的病没治了,最长能活到2000年5月。
    2000年春天得知消息后,当时我心脏不好,妻子王巧存一人带了一瓶五伤圣水去看望表侄儿,见孩子左腿关节上下肿得像枕头那么粗,皮肤全变为灰黑色。我们无能为力只有依靠天主。妻子王巧存把圣水喷洒到表侄儿的病腿上,让他喝了圣水,教他求“耶稣救我”,并告诉表哥表嫂照做七天。
医院判决的五月过去了,2000年10月14日,我得到一个启示:到其他医院查个究竟!随即哥嫂带着表侄投奔石家庄中老年医院,作了细胞培养,院方结合北京邮电医院化验确认:“没发现癌细胞。”就在石家庄中老年医院作了摘肢手术,至今17年了。感谢天主借圣水保全了表侄儿的性命。
     在生活中,难免会遭遇突如其来的危险,我就遇到过。2012年9月26日去西安村看望表哥齐长根,见胡同口外的街道边上摆满了高高的砖垛,挤得街道上容不开两辆小汽车并行,把行人的视线都遮挡住了。在表哥家吃过午饭准备回家去,见表嫂拎过一箱奶来,我急忙搭上电车就跑,到了胡同口就要往西拐,才发现一辆面包车自西向东飞驰而至,“不好!耶稣救我!”只记得听到“嗖”的一声,吓得面色苍白的哥嫂把我叫醒,才发现电车前轮刚刚附在街的北边上,电车停在那儿,我仍坐在电车上,表哥赶紧抱住了我,我本能地高呼:“感谢天主!”王神父风趣地说:“耶稣会刹车。”
    如果你遇到什么难事,怀着相信的心,尝试(不能试探)一下就会明白。
    我亲爱的兄弟姊妹,世界上的几十年仅仅像是旅游住店一宿一样短暂,临时的居所,天堂才是永远的家。多少帝王都曾梦想“长生不死”,却都没寻到秘方良药!告诉你这种秘方良药有,就在《圣经》里,吾主耶稣说:“只要信就必获得”(玛21:22)

    祈求全能的天主降福你的家庭。

相关链接:中油棋牌官网 乐逸棋牌下载 荣耀棋牌官网版下载 天府棋牌 凤凰棋牌下载 零点棋牌官网 哈哈欢乐棋牌 旺金棋牌 788棋牌 235棋牌游戏92 吉祥棋牌游戏下载 大玩家棋牌官方网站

关键词: 见证 教师 


上一篇: 改变命运的祝福

下一篇: 信仰带来改变


延伸阅读:

慕道中的见证

行走在阳光大道上

治出来的“病”没了

改变命运的祝福

教宗清晨弥撒:基督徒的见证不出卖真理、给人带来麻烦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