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乙年 《日日新­》四旬期第四主日

2018-03-07 16:43:56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理 | 来源:信德网

   在我们生活中和历史中,我们总是不断重复着同一个古老的故事:犯罪。统治者、教会领袖,以及其他这类的人,一次又一次地表现出对天主的不忠,置十诫于不顾。不断地玷污大地、人心和生命,同样也玷污圣殿。可怕的是,我们借着圣洗、坚振,和圣体圣事已奉献给天主,依然大胆地肆意犯罪。
   这篇读经讲论,团体亟需悔改和接受审判。我们是一个民族,然而都公然地背叛了天主。所有的民族都看出我们的虚伪,因为我们基本上像他们一样行事,一点不像天主的子民。我们声称只属于天主,然而我们打算在这世上「做到」这一点的办法,却与其他人无异:暴力、贪婪、仇恨、民族主义、物质主义,以及全世界的人都采用的种种罪恶手段。
   天主不断派遣使者,且锲而不舍,运用了丰富的想象力,因为天主同情这个世界、同情我们。可是我们却对先知们百般嘲弄,肆意迫害,甚至杀害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听不到真理。我们不想知道天主对我们相互之间和对这个世界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懊恼和沮丧,通常同时,我们却宣称自己是最敬畏天主的忠诚百姓。连战争、破坏和饥谨 ── 如为犹太人而言,圣殿蒙受糟踢和蹂躏 ── 都丝毫不能触动我们。我们不了解,这些灾祸都是我们的决定和行为造成,都是由于我们掉头不顾天主的诫命所致。
   不知怎么,天主好像退缩了,似乎并不理会我们。在这样的时候,任谁都可以指使我们。然而,天主始终在留意着我们,注视着我们,甚至  或者说,尤其--在这些时候,天主却等待我们可能再次悔改,等待我们在痛苦中,和在亟需天主伸出手紧握我们的手之时。天主随时等着我们,而我们却沿着自私与罪恶的路径前行,迟迟不肯采取行动。
耶肋米亚先知提出了警告:
  「直到这块地域补享它的安息年,应该在整个荒芜期获享安息,达七十年。」
   先知那时的百姓并不照在预许之地子民那样过安息年,也不遵守法律;先知提醒他们在旷野寄居和在埃及为奴的悲惨岁月。他们已经忘记了这一切,而像曾压迫他们、蔑视过他们的人们做同样的事。
   因此,天主借着先知的口,颁布了祂的谕令  将有七十年的安息;由于他们一面声称要在圣殿内朝拜天主,一面仍继续过着同其他民族一样的生活时,天主可以不再憎恶他们。的确波斯王居鲁士,以光荣天主的名义,在耶路撒冷重建一座圣殿。他的上谕是:「你们中间凡作祂子民的,可以上去;愿他的天主与他同在!」一个外邦人承认天主,而且给属于天主的人恢复自由,可以与天主同在,再次成为天主的子民。天主在外邦人身上施行奇迹,也做出伟大的勋业。那么,如果我们不敢懈怠的话,天主在我们身上,在祂自己子女身上,会做什么事呢?
   因此,将要发生的事,可以在历史上找到影子,我们的前途,可以在人们的故事中发现线索:我们原是天主钟爱的子女,天主给了我们自由,让我们重新归属于一个只事奉天主,并理所当然地、正确无误地、全心全意地朝拜天主的民族。这就是天主所说的话。你以为我们都已经明白了!
   波希米亚、巴勒斯坦、北爱尔兰,俄克拉荷马,到处回响着炮声隆隆,孩子的啼叫声,无辜者的哀哭声,大地在挣扎,要和水里、天上和树林中的受造之物一起生存下去。这就是我们的故事,就是二十世纪的编年史。我们在一百年里屠杀的生命,要比人类在此之前的全部历史中伤亡的数字都多,而且常以神的名义,以天主的名义!天主恩赐并寻找的是生命,赐予我们新的血肉之心,而非铁石的心。当我们坚决地声称相信天主时,却敬拜偶像,敬拜战争机器。这就是我们骇人听闻的故事!
   答唱咏告诉我们该怎样做:「我若不怀念你,就让我的口舌僵硬!」(咏一三七)而我们真的忘记了,经常忘记,又长时间地遗忘。这首圣咏是对流亡生活的悼词,是对苦难的哀歌:
   我们一坐下哭泣,记起了一切,就泪流满面;我们把竖琴挂上杨树,拒绝为敌人唱歌。这是我们祖国的歌,是我们所爱的,充满和平与希望之城的歌……我们怎么能唱?如果我们能忘记,那么同样忘掉了我们的手、舌头,和生命。耶路撒冷、天主的居所、平安之城拥有不朽的正义比我们个人的喜乐或福祺更为重要。(经作者改写)
   挽歌甚至恳求天主让我们的舌头紧紧贴在上颚,让我们闭嘴,如果我们忘记了天主的仁慈的话。可是我们已经忘怀了!
   保禄的这段厄弗所书,开头便给我们送来了喜乐,赎回了我们每一个人:
   天主富于慈悲;因着祂爱我们的大爱,竟在我们因过犯死了的时候,便以祂的博大爱情,使我们和基督一起生活。
   天主富于慈悲是我们必须学着歌唱,刻骨铭心,永世不忘。
   读经提醒我们,我们已经死了 ── 死于罪恶,死于不义,麻木不仁地死去,为了朝拜而死,死于战争和饥荒,死于仇恨 ── 而现今,在基督耶稣内我们获得生命,他是天主绝对的仁慈。我们已因难以言述的、无法理解的恩宠和仁慈而得救。我们现在复活了,在天国有了一个位置。由于天主的仁慈将按照仁慈赐予我们,且藉由我们赐予全世界。这并非我们所为,而是天主的恩赐,天主的化工。我们正被重塑,在耶稣基督内被重新创造,为善度天主从一开始便为我们准备好了的美好的生活。现在是我们举步向前迈进的时候了 ── 四旬期很快就会从我们身边溜走。现在我们该纪念、振作精神,反复吟诵我们的祷文:天主是富于仁慈的‥‥天主是富于仁慈的‥‥。
   福音讲述关于尼苛德摩经师的充满神秘色彩故事。他偷偷地来找耶稣,求教关于天主信仰的若干问题,并乘机试探耶稣。他趁着黑夜,在黑暗中前来为面对世界之光。耶稣对尼苛德摩的教诲提醒我们:我们的信仰、自己的传统,在面临世俗文化、侵略势力,和外来民族的偶像时,都被撇在了一边。并因为我们的薄弱意志,既未能在公开场合,甚至也未能私下地,烙守我们的承诺,终至横遭玷污,遗忘殆尽。
   耶稣在这里说的话非常有力:「天主竟这样爱了世界,甚至赐下了自己的独子,使凡信他的人不至丧亡,反而获得永生。」若把这话同他们正在讨论的话题结合,意义就更为深刻。这里提到了梅瑟,人民的解放者、法律的颁布者,他曾举起一条蛇,把牠缠绕在木柱上,让那些因咒骂梅瑟和天主,犯了重罪的人,瞻仰这条曾置他们于死地的毒蛇,就保存生命。他们甚至对在旷野中赖以生存的玛纳,都尚且啧有烦言。然而这却是他们生命的恩赐,自由的许诺,前途的保证。这正是一直呵护着他们的天主临现的标志,他们竟轻蔑地不屑一顾。
   这些人必须学习看清自己的恶主重言行,及其毁灭性后果。他们真正认识时,便是得救的时刻。他们认清了自己的罪恶,便能享有自由、得到康复、能够重生、继续前行。这图像使我们想起了人子,他将被高举在十字架上,好让我们所有的人都能仰瞻,我们对天主心爱的受苦仆人和儿子,究竟做了些什么,我们相互之间又做了些什么,今天还在继续做什么。看到了这位被钉者,看到了这位为我们的罪而绝对地属于天主的受苦者,我们的获救于焉开展。耶稣的道路就是回归的道路,使我们出离恐怖,摆脱非人待遇,抵制叛逆的道路,促使我们在恩宠和自由中,走近我们弟兄的道路。如果我们连仰望耶稣并承认我们的罪过都不肯,那就是仍愿留在仇恨和毁灭的死亡路上。
   光明与黑暗势力之间的落差甚巨。光明来到世界,我们宁愿选择黑暗:不义、暴力、贪婪、自私、堕落、麻木、虚伪,以及各式各样的邪恶行径。界线已经分明;犯罪作恶的人仇视光明,不愿接近它,害怕他们的行为遭到暴露,但按真理行事的人,要走在光明之中,好让人看清楚,他们的行为都是在天主内完成的。只有两种选择:黑暗、仇恨,和罪恶行径H或是光明、德行,和宣扬真理。四旬期已近结束,选择的时日已经不多。若不选择,便等于选择黑暗。
   现在该像我们的祖先在旷野里仰望那条蛇一样,我们也瞻仰这位被钉者吧!我们瞻仰并看见了,就会像我们在旷野里的祖先,也能得到痊愈,获得宽恕,得享救赎。我们承继了诺厄和亚巴郎、出谷纪和梅瑟、厄里亚和居鲁士、耶肋米亚和圣殿被毁等等的故事。这些故事,在全部历史中,都其有决定性的意义。天主在这些故事中,隐匿在事件背后,经过祂神奇莫测的化工,一次又一次地拯救我们。
   我们坚信,耶稣必将被高举在十字架上,我们在他受苦和死亡时,仰望他,因自己曾与罪恶合谋,致使许多无辜者陷入了可怕境地因而痛心纤悔,必要得救。天主为了救我们,派遣祂的儿子到世界上来。相信耶稣,就是无条件爱的开始,就是相信非暴力可以抵制罪恶,便是相信十字架。我们追随耶稣,舍弃自己的性命,是为了真理,为了天主的光荣,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爱拯救了我们,也拯救了这个世界。
   任意给别人定罪 ── 不相信天主的生活方式 ── 就是未能实行这个爱的故事,未能实行已经交到我们手里的宽恕和怜悯的律法。这是拒绝天主,就是扑灭我们心中和世界上最后的光明,任意剥夺别人的生命,纵容了罪恶,制造不义,我们完全为罪恶所役,在光明中已经站立不住,再也无法在自己和别人的额头画上十字圣号了。
   今天是光明的时刻,这个光明有点刺眼,那是折折发光的十字架。由于我们犯罪,和不愿反对黑暗势力,我们要被揭露。包括我们的行为和心都被揭露。我们是依靠天主的圣宠,依靠耶稣的听命而生活 ── 耶稣同我们一起来到世上,因此必须接受死亡,承担我们在世上所作选择的全部后果 ── 还是甘心生活在罪恶之中,从而导致黑暗的结局?现在只好彻底揭露,剥掉一切伪装。我们是躲在十字架的影子里,站到十字架的标志下,还是同其它势力和偶像一起,反对十字架,企图越过十字架?
   尼苛德摩趁着黑夜来找耶稣,只因他不愿公开承认是耶稣的门徙。他还没有正式表明。我们有时也是这样 ── 躲在暗处,深怕别人察觉我们的疑惑和脆弱的信德。但我们既已蒙召生活在光明中,就要让别人看到我们的行为,使天主的光荣得以在我们的生活里展现出来。我们被要求在信德上表现出勇气,在对光明、真理、正义、和平、公众利益的承诺上,勇于公开表明态度。
   若望福音记述,尼苛德摩以后也曾试图支持耶稣,他提醒犹太法庭,不经审讯而判罪是不恰当的。但当有人问他,他到底是追随耶稣还是追随梅瑟的法律时,他很快又再一次地消失在黑影里。只是到了耶稣复活以后,他才正式成了他的门徒。我们在这个主日受到的质讯是:在信仰、痛苦,和死亡诸问题上,尤其是由于我们参与了天主的国,要为福音,为别的人斗争而必然给自己带来痛苦时,我们在公众场合会如何表态度。
   在许多国家流传着这个故事,关于如何公开表明立场。凡立志改变这个社会的团体,都是非常熟悉这个故事的。它迫使我们对自己的信仰和在社会中的地位重新评估。
   曾经有这样一小群人,立志改变他们的国家。他们分析了当前形势,及其对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影响。他们得到的结论是,他们的政府、学校,和教会并不诚实,那些处于最困难境地的人没有得到关怀,有关的决策,从未考虑这些人的需要。因此他们举行公开集会,大声疾呼,并且组织动员,分组研究应采取的对策。
   一个星期天早晨,他们决定在教堂前实行警戒放哨,由一个人散发传单,申明他们的立场。但是,消息走漏了,警察守候在每个他们准备出现的地方。于是,在一处处冲突、厮打、吼叫、愤怒的场面中,许多人追到逮捕。不幸的是,出现了许多野蛮残酷的暴行。然而,教会和政府领导人,却认为他们采取了相当妥善的措施,有效地防止了进堂的好教徒,受到这些「社会渣浮」的骚扰。政府迅速地采取了行动,使用了武力。
   这对今后任何企图作出类似举动者,都是一次极好的教训。若于年过去了,社会上的情况变得更糟。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由于社会动荡,购买家庭保险和枪枝用以自保的增多了,犯罪激增,种族主义猖獗,许多公民都把问题归罪于外来的,与传统文化格格不入的移民。人们普遍惶恐不安,就像一枚定时炸弹,导火线很快就会燃到尽头,随时都可能爆炸。
   有这样一个人 ── 一位老师、一位先知、一位领袖 ── 对当前的境况感到哀伤。他写了不少东西、公开祈桥、呼唤人们痛悔、宣讲一些回头改过的事例,坚定地站在被排斥者一边。他愿同任何向他走近的人倾谈。
   他具有真知灼见,有时很严厉,但不论适时与否,他都能说真话。他使人记起很久以前在教堂门口散发传单的那些人。他开始出现在大教堂、会堂、公众招待会,以至政府机构门前,默默地向每一个人分发纸片。警察很快便来把他拖走,戴上手铐,逮捕起来。但他一出监狱,便到另一个地方又做起来。他们实在无法控告他什么罪名,因为他的纸片都是空白的。
   他的追随者多起来了。当有人问他在作什么时,他只是说:「我发的纸是空白的,就像人们的空话,空洞的承诺和空泛的行动一样。我去的地方是以前有人去过的,人们因而可以想起当时曾发生的事。也许会有人认出他们当时站立的地方,记起他们曾宣称过的事。对一些人来说,光明将继续存留下去;而另一些人则只好存心把光扑灭掉。」
   传统上今天称为喜乐主日,是喜悦的日子,是四旬期中我们可以更从容地转入光明的日子。恶势力联合反对耶稣已迫在眉睫,在耶稣反对不忠、崇拜偶像者的事上,已刻画出他的光明与真理的道路轮廓。这也是告诫的主日,要睁大眼睛,看清我的罪的真实状况,我们犯的罪已在基督的十字架达到高峰绝顶,再也不能闭目不看今日世界的可怖景像。有那么多人为了我们的罪,仍不断地被钉在十字架而死!
   也许一个方法是注视,真正的看清而纤悔,是一起聚在一个小房间内,或者一座幽暗的小圣堂里,在黑暗中闭紧双眼祈祷。下面这个简短祷文,列出了各种阴暗层面,涉及整个世界,使光逐渐彰耀。

关键词: 乙年 《日日新­》 四旬期第四主日 


上一篇: 乙年 梁展熙《圣言启航》天主怎样爱了世界?

下一篇: 乙年 林思川《台北思高》深爱世人的天主


延伸阅读:

乙年:杨鸣章《苦艾与甘蜜》我怎样说?

乙年:蔡惠民《天国驿站》信心与行动

乙年:吴智勋《和平纶音》门徒的代价

乙年:张春申《妙音送长风》你们说我是谁?

乙年:《讲道》对自己忠实(Being True To Oneself)


求援信息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