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魏景仪主教:我们追随教宗、相信上主

2018-02-24 09:32:47 | 作者:gianni valente | 来源:梵蒂冈内部通讯网

    中国“地下”教会的权威之声魏景仪主教指出:“我衷心希望,中国大陆以外的友人,包括港澳台世界各洲,不要代表中国的地下教会发声”

    他和他的团体“无论中梵关系如何走向,我们完全服从教宗和圣座所做的任何决定”。从现在开始,邀请“中国大陆以外的友人,包括港澳台世界各洲,不要代表中国的地下教会发声,因为你代表不了中国的地下教会”。因为“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没有人能代表中国的地下教会”。

    近日掀起了不乏政治原因的“媒体风暴”,旨在推出由香港一些团体及西方个别领域策划的运动,抵制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梵蒂冈的关系可能发生的转折。为此,中国大陆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教区非官方教会主教魏景仪的话实在值得予以特别的关注。因为这些话来自中国。也是因为公开说这话的人的权威性。

    一九五八年,魏主教出生在河北省保定市。是中国所谓“地下”天主教会中最重要和受尊重的人物。时至今日,中国政府仍并不承认他的主教祝圣。一九八九年十一月,这位年仅三十一岁的年轻司铎,和二十几位“地下”主教及他们的代表一起出席了在陕西三原县张二策村召开的著名的“张二策村会议”,而且作用不凡。本次会议旨在创建在政府控制之外的中国主教团。

    一九九五年六月秘密祝圣为主教的魏景仪蒙席曾入狱三年、个人自由受到限制。最长的一次是在“张二策村会议”之后,从一九九○年九月到一九九二年十二月,持续达两年以上。也是为此,今天,他的话听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胜于雄辩、落地有声。

魏主教,各界都十分关注中国天主教会现在和未来的情况,也有奇怪的举动。

    自从进入二○一八年一月末以来,有关中梵关系有望突破的消息一经传出,各方面的报道,评论,分析,展望,纷至沓来,不一而足。得到这些消息,有人失望,有人兴奋,也有人为中国的地下教会发声,抱不平。认为中国的地下教会做了教宗和教廷在改善中梵问题方面的牺牲品。

那么魏主教,您,怎样看待这一切?

    我是天主教会中国大陆地下团体的一位主教。我对以各种方式关心帮助我们的朋友,表示衷心感谢。中国大陆幅员辽阔,各地教会情况各有不同,地下教会尤其如此。为此,我衷心希望,中国大陆以外的友人,包括港澳台世界各洲,不要代表中国的地下教会发声,因为你代表不了中国的地下教会。

一些人将“地下”教会说成是非常担心,甚至抵制北京和圣座达成协议的可能。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没有人能代表中国的地下教会。如果有人受中国大陆某地方教会团体或个人委托发言,也请说明,只代表这个团体或个人。我不希望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代表”。基于信仰,我和天主所委托给我的团体郑重声明:无论中梵关系如何走向,我们完全服从教宗和圣座所做的任何决定。不问理由。

您的这种信心是基于什么呢?仅仅是尊重教会当局的决定吗?

    亚巴郎蒙召的时候,周围环境恶劣,但亚巴郎没有要求天主改善环境,只是坚信上主。我蒙召时,中国大陆所有的修院还没有恢复,但天主光照,让我看到中国教会的将来。所以修院恢复后的招生考试时,我的作文题目是《残冬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现在呢?

    时代到了今天,周围环境还不是太美好,因而人们有些担心,但是我们的救助来自上主,是祂创造了天地万物,我们的信息和希望是建立在上主那里,是祂不会让我们失望,不会让我们蒙羞。为此,我读到的帕罗林枢机的话给了我很大的鼓舞。

那些话中,哪些让您特别感到了鼓舞?

    长期以来,我们中国教会只知道圣座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为战胜彼此间的距离展开谈判。但是,谈判是保密的,我们没有办法去评估这一对话是基于什么样的标准展开的。也是为此,那些散布对可能达成协议感到担忧的人也就有了空间。帕罗林枢机的回答给我们证实了,那些坚称这一协议最终将违背天主教原则的论点是毫无根据的。教宗不是政客。教宗的助手们不是按照政治标准行事的。他们的全部努力都是在信仰激励和照耀下的。信仰也助长了所有羊群都重返一牧一栈的渴望。

还指那些非法祝圣的主教们吗?

    在七名非法祝圣的主教中有的人被绝罚、有人做了不好的事。有人可能会问:他们还堪当、还有能力作为主教领导一个团体吗?我看问题的方式是:我们知道教宗是一位父亲、非法主教就像是浪子,他们犯错了、离家了。但儿子悔改、要求重返父家时,难道有什么理由会让一位父亲拒绝宽恕他们吗?相反,父亲一直在期待着他们回家。

有人说对人慈悲是一回事、重新把牧职交给他们则是另一回事……

    可如果教宗说他们可以做主教,那他们就可以做主教。一旦回家后,他们可以作为家庭成员一样生活。我们应该帮助、鼓励、爱他们,和他们一起向前。这一切使我想到了福音中耶稣对通奸淫妇说的话:“妇人!没有人定你的罪吗?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罢!从今以后,不要再犯罪了”。我还记得耶稣说的另一句话:“你们中间谁没有罪,先向她投石罢”。

如果事情发生改变、如果一方没有履行其承诺,那么会发生什么呢?

    要达成协议,就总是要相信一点儿对方。如果彼此没有一点儿信任,就连说话的可能性都没有,也就永远不会达成任何协议。圣座的目标是宣讲在基督内的信仰,中国政府有其他目的。与各国对话时,圣座是严肃的、没有什么可掩饰的。而中国也是个大国,知道兑现所达成的协议。我们基督徒知道是可以相信人的。我们首先信的是上主,是上主在领导一切。

关键词: 教宗 魏景仪主教 上主 


上一篇: 靳禄岗主教表示:我们很高兴教宗-中国对话

下一篇: 2017年度观察|| 天主教与其他基督宗教的对话工作


延伸阅读:

教宗方济各邀请为中国天主教徒祈祷

教宗公开接见:圣神赐予我们成为盐与光的力量

教宗6月初将接见智利其他的侵犯受害者

教宗出席意大利主教团大会:需要在教区之间共享圣召

教宗将为本届世界家庭大会颁赐全大赦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