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医生的见证

2017-04-10 10:30:41 | 作者:小朋友 | 来源:《信德报》2017年4月2日,13期(总第717期)

    这是我的见证,关于天主的爱与宽恕的见证。
    我出生在东北农村,是地地道道的穷人家庭。母亲在我九岁时去世。我永远记得在火葬场,母亲的遗体被推进火化炉的那个瞬间,我所体会到的绝望和刻骨铭心的孤独。父亲的坏脾气与童年丧母的经历造成了我从小的自闭症倾向。我长期羡慕别人家的孩子,上学后在学校里表现自卑、不愿和女同学说话,觉得别人瞧不起自己。我的继母是一位天主教教友。最初,我们村子所在的乡镇信天主的人很少,可是母亲热衷于传教,十几年时间,由我母亲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教友数量大约有一千人,这对于一个普通农村妇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对于天主的爱与仁慈来说,从来没有难事。而在这期间,我的父亲也全力协助母亲传教。
    我的小学和初中是在农村读的,如今回想起来,教学质量确实与城里差太多。好在天主一直帮助我,在我上初中以后,就常常是全年级前三名了。我常常借着各种机会,比如发成绩单的时候,给同学介绍天主——那位智慧的源泉。那时,我曾误以为自己学习很好。后来上了县里的高中,我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勉强算个中等生。我开始默默努力,我从小的经历,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不愿与人沟通,直到现在仍然如此,生活中更多的是深深的孤独。有时成绩最好时,我曾经达到年组第25名,这对于我这样一个农村来的不聪明、从小营养还很差的人已经不容易了,每次有人说我考得好,我都会至少说上一句感谢天主,然后他们就会发出一声冷哼。
    我以597分的高考成绩考入了一所中医药大学。其实这个成绩在我们那个时间地点还算不低。上了大学以后,我变得更加孤僻。当心情不好时,我就会去吃上两份路边买的蛋炒饭,或者买三袋廉价的华丰方便面配合那种最便宜的火腿肠饱餐一顿,饱腹感会让我暂时感到快乐。我因此而变得肥胖,再加上穿着老土,又不善于说话,我被几乎所有女同学讨厌,而这种现状其实是从高中一年级开始的。但感谢天主,我常常去教堂办告解、参与弥撒,虽然在教堂里,我也从来都是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我在教堂陆续参与了十多年的弥撒,但仍然常常被当做外教人,有时还会有教友用可疑警觉的眼光看着我这个落魄的胖子,甚至偶尔还会有人来问我几个问题试探一番,好在我从小确实看了很多的教会书籍,整本圣经都曾看过,对于其中的一些疑难章节也曾多次结合天主教神学书籍做过粗浅的研究,才勉强“蒙混过关”。
    在中医药大学的临床医学院读了中医内科学的硕士研究生,获得了临床医学硕士学位(一种区别于基础医学的以临床实践为主的学位)。我是2013年硕士毕业的,其实那个时候的中医硕士在找工作方面虽然与西医的硕士有天壤之别,但还是可以找到的,去个地级市的合同制或者县、县级市的正规事业编都是可能实现的。但如果想在省会城市的三甲医院里获得一份正式在编的工作就真的很难了。一般来讲,只有极少数个人能力极强的同学或者家里有钱的同学才有可能办到。那时候,我也参加了很多面试、考试,但都不理想。
    后来在2012年(我2013年6月毕业)的圣诞节晚上,我从宿舍楼走出来去买方便面的时候,在月色下,我很平常地遇到了一位研究生同学,她是山东人。与这位同学的交结不同之处在于,我们在上本科时曾经探讨过信仰,她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我们曾在操场上走了好几圈,但我还是没能说服她信仰天主——那位身为原始与终末的造物主。她说你怎么不去XX医院投简历,据说那里很好进,然后转身就走了,这一幕却成了我至今未解的谜题。因为那家地级市的三甲医院很好,也很难进入,而且那时那家医院也从未发布过招聘的信息。所以她为何突然说了这样的话,让我至今觉得奇怪。但考虑到我曾给她传过福音,而且那晚恰逢圣诞节,我想这难道是天主给我的圣诞礼物吗?
    我硬着头皮,冒着大雪,独自坐火车去了那家医院的人事科,投了简历,我甚至没有见到人事科长,科员在收我的简历时也是一脸的意外和惊讶,但他还是说:投简历?!好,放这吧。
    大约8个月之后,我参加了那家医院通知的面试,考我的问题恰好正是我在毕业抽签考试时考过的五道问题。那时我对这个惊人的巧合由衷感谢了天主。就这样,我成功获得了一份正式在编的工作。
    但新的考验出现了。
    我所在的科室患者很多,但上级医师存在过度医疗的情况(其实这种情况很少见,绝大多数医生真的不会这样做),而我这样的住院医师也必然需要效仿配合上级医师的指示。这让我的良心每日备受煎熬,我曾向院长申请调到别的科室,但最终都没有实现。后来,我决定辞职,放弃这份工作了一年多的三甲医院正式在编的岗位。我这样做了。女朋友为此哭了很多次。那之后,我陷入了找工作的深渊中。
    之后的一年多时间,我也曾多次反省自己的决定,有时我也会疑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但回首自己的人生,我知道如果没有天主的支撑,我早已走上了自杀或者杀人犯罪的道路。对于造物主的信仰,是我活到现在的原因。我选择宽恕别人的不理解、指责和辱骂,不抱怨天主。
    后来,在过了一年多的火车、旅店生活之后,我意外通过了某省会城市的一家公立三甲医院的事业编考试,开始了新的医生岗位。我们科的主任是一位虔诚的新教徒(即国内所称的基督教),而责任主治医师是一位佛教徒。另一位主治医师和我一样是一位天主教教友。这样特殊的科室,我不知道在中国是否能找出第二个。
    我的见证不是我所经历的岗位更换,而是感谢天主,在经历了这一切以后,我没有变得偏激、仇恨,反而心中常常充满来自造物主的喜乐、感恩和宽恕。也许我会一直赤贫,也许有一天我甚至会失去谋生的能力,也许有一天我甚至会在别人的嘲笑中死去。但,愿天主的仁慈时时与我同在,愿我终有一日能获得永恒的安息、永恒的喜悦。天主的爱深远而浩瀚,远胜这无尽的宇宙。
    心怀忏悔,恒存喜悦,时时祈祷,事事感恩。

关键词: 信仰见证 医生 宽恕 祈祷 

上一篇: 小石头

下一篇: 一副慈悲心 满腔爱主情

延伸阅读:

德国统一推手科尔总理逝世,教会感谢他作出的基督徒见证

小石头

把“爱”体现在行动上

在困境里走向光明的夫妇

辛苦而又美丽的宽恕之路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