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君《朝夕相随》(YA)光荣与苦难的辩证

2017-04-07 15:15:55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 来源:信德网

 「圣枝及苦难主日」指出一个强烈的对立;圣枝指的是耶稣光荣进入耶路撒冷,苦难是耶稣由犹太人交付给罗马人,被判罪、处死。光荣和凌辱、胜利与失败,在耶稣身上结下不解缘。为圣若望,耶稣的苦难本身就是光荣。天主奇妙地安排了,在耶稣受难前,先要受到耶京民众的欢迎、赞颂。
   依撒意亚先知说出了个中意义︰「……上主协助我,因此我不以为羞耻……我知我不会受耻辱」。天主父提醒我们,这被人负卖,被人抛弃,被鞭打,被唾污的一位,是天主喜悦的仆人,是「奉主名而来的」。
保禄宗徒指出了因果关系;耶稣空虚了自己,取了奴仆的形体……贬抑自己,听命而死在十字架上,为此天主极其举扬祂。
   耶稣的苦难不是偶然,不是祂被逼而勉强接受,而是圣父、圣子计划中的一个环节。耶稣在预言祂的苦难时,在复活后显现时,常给宗徒们说︰人子「必须」受苦才进入祂的光荣。这「必须」甚至如同大自然的定律一样︰「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结出许多的子粒来」(若12:24)究竟为甚么有这个「必须」的关系,我们脆弱的理性不能了解,只有谦虚的信仰帮助我们接受这奥妙的道理。荣进耶京、受苦受难和光荣复活,是救恩高峰的三步曲。
   荣进耶路撒冷是今天特别纪念的事迹;苦难是整个星期的主题;复活的喜事将有五十天庆祝。让我们今天特别欣赏耶稣荣进耶京的事迹。
   那是多么动人的景象!这位宣讲天国的大先知,这位多次医好病人、驱走邪魔的纳匝肋人,像一位和平的君王,坐在驴子上,由大批群众,尤其是小孩子陪伴着。他们挥着树枝,欢呼︰天主万岁,奉主名而来的万岁。曾几次,当群众要捧耶稣为王,祂逃避了,这次祂却没有躲避,还为被法利塞人责难的门徒们辩护。
   教会安排这圣枝主日,希望我们重演那日的景象,重温那些民众及孩童的热情,为圣周作准备。我们各堂区每年都有不少颇具规模的活动。其中近年一些福传活动、青年弥撒都办得有声有色。不知这圣枝主日的礼仪游行,有否得到充分的发挥,让儿童、青年们投入这圣周的氛围中?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鼓励我们把这主日作为青年主日。
   我一生最难忘的,是1990年的圣枝主日。罗国辉神父和我在上海畲山修院,为那些修生们组织了第一次按新礼仪举行的圣枝主日游行。罗神父叫修生们在修院后的竹林里摘了一些树枝竹枝,我则教他们多首适用的歌。在朝阳已升起的早上,我们聚集在大操场上,听了福音,排好队,一面唱歌,一面挥着圣枝向圣堂前进。当香炉和十字架到了梯级尽头圣堂门口,后面的人正陆续踏上梯级时,一位修生带领全体同学叫了一些口号︰耶稣达味之子万岁!奉主名而来的万岁!和平的君王万岁!痛苦的仆人基督万岁!听命至死的耶稣万岁!战胜死亡的救主万岁!
   你们想想,一百几十位青年大声欢呼,该是怎样的景象!修院对面是武警训练学校。平日我们听到一些武警训练生的吶喊,但我们那天的「声势」,肯定雄壮得多。
   事隔九年,那些修生都已毕业了,也都在不同的牧民岗位上了。愿他们跟随救主的赤心,还像那年一样热诚,对救主的信赖,还是一样坚固;愿热诚和信赖常支持他们渡过这悠长的苦难圣周!
阎德龙《道亦有道》(YA)我出卖了无辜者的血,犯了罪了
   今日是基督苦难主日,也是圣周的第一天。透过今日的礼仪,我们再一次默想耶稣的苦难与死亡。感恩祭开始前,教会传统举行圣枝游行,以纪念耶稣基督受难前光荣进入耶路撒冷。基督荣进耶路撒冷有两重意义:其一是主耶稣接受苦难的开始,其二是预示耶稣基督光荣进入天国。
   今年教会诵读甲年读经,今天聆听的有关基督受难始末是玛窦所记载的,我想在其中特别抽出依斯加略人犹达斯出卖耶稣的经过及最后的结果和大家作反省。犹达斯以三十块银钱的代价出卖了耶稣,当他后来见到耶稣被带走,去到总督府被审讯,最后被判死刑的时候,他后悔不已,他把三十块银钱还给司祭长和长老,说:「我出卖了无辜者的血,犯了罪了!」(玛27:4)可是司祭长和长老却不肯接受,也将事件全推卸在犹达斯身上。最后,犹达斯满怀失望和罪疚,把那些银钱扔在圣殿里,出去上吊自尽。
   犹达斯将三十块银钱扔在圣殿的事件,令我想起旧约匝加利亚先知书第十一章有关「牧人的比喻」。天主将自己当作以色列人的牧人,但天主的羊群以色列人却仍不肯朝拜天主,将天主视为佣工,工资为三十两银子。天主大为不悦,便命匝加利亚先知将那三十两银子投入圣殿的宝库(匝11:13)。「牧人的比喻」暗示耶稣基督是新盟约的建立者。祂是受苦的仆人,祂为救赎人类,即使在受难、受凌辱的时候,他自谦自卑,甘心忍受凌辱。
   犹达斯为了三十块银钱出卖耶稣,我们或会觉得他贪婪、无耻,但几时我们在生活中,为了一己的利益,放弃真理,做出占人便宜、甚至伤害他人的事情,我们将成了另一个犹达斯。犹达斯知道自己做错了,却失望的自寻短见,拒绝天主的慈爱和宽恕,我们或会觉得他愚不可及。我们呢?我们会经常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诚心祈求天主的宽恕,抑或是不知悔改,错完再错呢?求天主让我们以犹达斯为鉴,勉力度公义的生活。我们若是犯错,求天主教导我们坚信祂的慈爱,坚信我们如果回头改过,祂一定宽恕我们的过犯。
   耶稣基督为爱我们,甘心忍受凌辱,最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走尽人生的苦路。作为耶稣基督的追随者,作为基督徒,我们是否也效法耶稣接受生命中所要经历的一切,在困苦的时侯,对天主仍怀有信心,积极、勇敢地面对考验?我们可愿意相信并跟随耶稣基督这「受苦之仆」为我们所提供的启示?让我们在这星期内,用心默想主基督的苦难,好使我们与祂一同受苦,也一同享分祂的光荣。
蔡惠民《天国驿站》最后的晚餐
圣枝主日
   據說:達文西在繪製那幅有名的「最後的晚餐」時,曾在米蘭大教堂歌詠團中找來一個年輕瀟灑的男團員,他有一對明亮的眼睛和一副溫柔的面孔,達文西以他為畫耶穌像的模特兒。經過幾年,畫中的耶穌和十一位門徒都已完成,只欠猶達斯一個。有一天,達文西路過貧民區的一家小酒吧門口,一個人站在那裡。那人的眼睛充滿詭詐,狡猾,還有一臉的貪婪,滿身都是酒氣。達文西覺得這人十足是猶達斯的翻版,於是以一些銀錢作代價,吸引他來到畫室,準備按他的模樣繪畫猶達斯。當擺好姿勢,正要開始作畫時,達文西好奇地問道:「我們是否曾見過面?」一陣沉默後,那人尷尬地說:「是的,幾年前我就是你畫耶穌時的模特兒……。」
   圣枝主日,教会最近改称为苦难主日,究竟是一个庆祝耶稣光荣进入耶路撒冷的日子,抑或是一个挥别耶稣踏上死亡征途的时刻?为何群众今天才激昂地挥动手中的棕榈枝,高呼「贺三纳」欢迎耶稣,几天后又愤慨地磨拳擦掌,要求彼拉多「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难道群众都没带眼识人吗?
   事件出现戏剧性的转变,主要是犹太人低估了耶稣在政治上的影响力。耶稣不是政客或权贵,也没有野心或企图,但他实践的天国,却像利剑一样,直指一切不公义制度的要害;他宣讲的喜讯,像号角一般,唤起广大受压迫心灵的盼望。耶稣的天国为当权者来说是冲击、挑战、威胁,甚至是政敌。难怪彼拉多误会耶稣:「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
   面对耶稣引发的政治效应,司祭长和法利塞人召集会议说:「如果让他这样,众人都会信从他,罗马人必要来,连我们的圣殿和民族都要除掉。」〈若十一:48〉潜藏在人内心的逃避和背叛机制,原来在压力和恐惧下便会自然启动。于是盖法说:「叫一个人替百姓死,以免全民族灭亡,这为我们多么有利。」〈若十一:50〉就这样,美其名是为了「民族利益」和「国家安全」,群众最终选择向「现实」低头,一念间把耶稣出卖了。
   这说明耶稣一生的矛盾。一如依撒意亚先知预言的「上主仆人」,脸上充满光亮,犹如一块燧石,但同一脸上,却受尽人家旳侮辱和唾污。同样,保禄在斐理伯人书指出:「天主高举耶稣,好使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一听到耶稣名字,无不屈膝叩拜,一切唇舌无不明认耶稣是主」,不过,高举是通过「贬抑自己,听命至死,且死于十字架上」而完成。
   耶稣一生的光荣与幽暗,欢呼与忧伤,其实跟群众的忠信与负卖是彼此交织,两者的互动构成了当年耶路撒冷的事件。若果我们不明白个中的吊谲,不准备接受天国所引发的政治效应,昔日群众顷刻间的转变,今天随时亦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当年盖法以「民族利益」和「国家安全」为理由,遮掩了出卖耶稣的事实;今天,类似的理由名目更多,近如「港人利益」,「用者自付」,「保持国际营商竞争力」,远如「反恐战争」,「全球一体化」……在这些似是而非是的前题下,天国与现实的妥协一次又一次得到美化。
   回顾历史,教会出卖耶稣的事实已屡见不鲜。教宗最近亦曾多次为教会在各地,因政治上的妥协或默许而带来的伤害公开道歉。如果我们不希望历史重演,今天当棕榈枝再一次在手中挥动时,是否已作好心理准备,与耶稣的天国共同进退?
曾庆导《主日读经反省》圣枝主日/苦难主日 我在场吗?
   今天一起庆祝圣枝主日和苦难主日,一方面是由于礼仪上的编排(下一主日就是复活主日。有复活应先有苦难,但在「圣枝主日」荣进耶路撒冷也是主耶稣传教生涯的一个高峰,意义深长,值得庆祝),另方面也说明了主耶稣在世上的「光荣」是十分短暂的,真有一晃即逝之感!
   一、主耶稣在耶路撒冷附近的伯达尼复活了死人拉匝禄后,声名更噪,在耶京无人不知。民众都看好祂为有权威的默西亚,能带给他们现世的好处,所以夹道欢迎祂,向祂靠拢,把衣服铺在地上作为「红地毯」,并高呼「贺撒纳」(「贺撒纳」在旧约里有「求祢救助」之意,但在新约里成了欢呼称庆的感叹词,有如「万岁」之意),要拥戴祂到耶京为王,并赶走罗马人。但好景不长,耶稣这宁愿藉受苦救世而不愿做现世君王的默西亚立刻使群众失望了,几天后在经师法利塞人的挑动下,不少群众甚至在罗马总督比拉多前选择释放一个强盗,而对耶稣大喊说:「钉死他,钉死他!」
   人是易变的,被人「看好」并没有什么价值,很容易今天的英雄会变成明天的「狗熊」,就算不变成狗熊也很快被忘怀,从记忆中消失。假如我们以人的评语或公众舆论来决定我们的生活准则是十分胡涂的。改变自己的原则和信仰,只为讨人喜欢,到头来会碰到一脸灰,只有中悦天主的事才是应该做的。作为教会成员的我们,今天会不会也只专注现世的利益,太依赖权贵,太热衷政治,而忘记了依赖天主,忘了教会对权贵、政治的指导责任?
   二、主耶稣是天主子,受到钦崇和光荣是理所当然的,但屈尊就卑的基督在世真的没有像今天那么「风光」过。但即使在今天最风光的时刻,也看到祂「卑微」的影相:祂不是骑着高头大马昂首阔步,而是坐在一只小驴驹,跌跌撞撞的走向耶京的,如此的寒酸!祂「虽具有天主的形体,却没有将自己与天主同等的地位,把持不舍,反而空虚自己,取了奴仆的形体,降生成人,与人相似……自谦自卑,服从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弥撒读经二)。主耶稣真的不是靠威权、财富、军力、关系,而是靠真理和爱来做默西亚的。但二千年来吸引人心的不正是祂所代表的真理和爱吗?二十个世纪来去匆匆,皇朝兴替,军威盛衰,权贵转移,耶稣却成了人类的中心人物。但祂的光荣是靠十字架的「失败」,祂王国的建立,是靠自己的牺牲?如果我们也要向祂欢呼「贺撒纳」的话,(就如在弥撒中欢呼 「圣、圣、圣」),我们要知道我们欢呼的是谁。祂是一个带着钉孔的天主!
   三、今天长篇的福音读经将主耶稣受难的始末都记录下来了,里面的内容都是可拍成电视电影的题材,而确实有不少关于耶稣受苦的电视电影。正因为它很容易作为一个剧本,我们有时真会像「看戏」一样看这部分福音:我只是一个观众,与剧中演出很有距离。但主耶稣「所背负的,是我们的疾苦,担负的,是我们的疼痛……祂被刺透,是因了我们的悖逆,祂被打伤,是因了我们的罪恶」(依五十三4-5)。耶稣苦难记中的人物不是别人,正式我们:那否认耶稣的伯多禄就是我;那用亲吻来被判耶稣的犹达斯也是我,在耶稣有难时抛离祂的门徒们中有我;怕坚持原则,不敢为义人说话的比拉多也是我;否认真理,拒绝耶稣的犹太领袖们中也有我;轻易受人影响,不分黑白,不辨是非地大喊「钉死他」的群众也有我的份!我们每个人都是主受难「剧」中的演员,不是清高的观众。
   四、主耶稣为什么受如此的苦难和死亡?圣经说是要拯救我们于罪恶中,而只有当我们的罪恶得到赦免时,我们才有资格进天国享永生的福乐。主耶稣的苦难是「必须」的(参玛十六21;路二十五46等) 而且,主耶稣也确切地说:「谁若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背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我,以救自己的生命」(玛十六24-25)
   但当年主耶稣认为背十字架是「必须」的,魔鬼却千方百计地要诱惑祂不要背十字架,(玛十六21-23)这诱惑从耶稣公开传教前的四十天旷野祈祷开始,一直到祂在十字架上还通过别人的口来对祂说:「如果你是天主子,你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玛二十七40)。因为魔鬼知道得很清楚:一旦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魔鬼牠自己的末日就到了!主耶稣是藉十字架最后战胜魔鬼的,因为祂十字架诛死了仇恨(弗二16),立定了和平(哥一20),与天主重归于好的!﹝「为什么耶稣必须受苦,为什么魔鬼是被十字架战胜的?」是很好很重要的神学课题。﹞
   今天,为了让我们也得到胜利的光荣,天主容许魔鬼也来给我们一点诱惑,而魔鬼的诱惑就像当年对主耶稣的诱惑一样:不要背十字架!这诱惑对今天有「超级市场」心态的我们显得特别狡猾和有效:因为我们只愿意选择信仰中对我无所要求的部分,让我「感觉」很舒服的部分,而不要信仰中对我有所要求的部分;我们只要天堂而不要审判、要和平而不要公义,要权利而不要义务,要享受而不要工作,要获得而不要给予……
   主耶稣邀请我们背起每天的十字架而魔鬼却怂恿我们不要背十字架。我们选择听谁的?
「原来十字架的道理,为丧亡的人是愚妄,为我们得救的人,却是天主的德能。」(格前一18)求天主赐我们背十字架的力量:与天主同受痛苦的,必与主同享复活的光荣!
韩大辉《寒梅丹心》死亡 
   我们在圣枝主日开始默想耶稣的苦难和死亡。第一篇读经依撒意亚先知书提到受苦的仆人,预示基督甘心受苦。第二篇读经是最古的基督圣诗,大概在祂死后二十年便出现,对基督的死亡,诠释为天主降生前的虚空和降生后的自谦,而复活将基督举扬为众生的主。第三篇读经玛窦描述耶稣的苦难,而祂的死亡具有救赎的功效。
   人在母胎中成孕的剎那间就已安装了倒数的系统,呱呱坠地前十个月,就一直由死亡引路,直到触碰到死亡,所能享用的时间,平均来说,约六十五万小时。在这个过程中,人可得到甚么?基督活在世上约有廿九万小时。祂在玛利亚母腹成孕时,祂有倒数系统吗?在最后廿九个小时,祂经历了甚么?
   今日我想默想的图像是耶稣死亡的那一刻。有关这一刻,四部福音的记载大体相同,但各有不同的重点。
   马尔谷和玛窦的记载基本一致:耶稣死前两次大声喊叫,一是喊说: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甚么舍弃我?有人以为祂在呼叫厄里亚,又有一个人立刻跑过去,拿了海绵,浸满醋,放在芦苇上,递给他喝。马尔谷说:耶稣大喊一声,就断了气(谷十五37)。玛窦说:耶稣又大叫一声,就呼出了他的气息(玛廿七50)。
   从耶稣被捕到此刻,耶稣受尽煎熬,按理已筋疲力尽,像似耗尽燃油的灯,无声无息地逝去。可是,两位圣史都说,耶稣大喊或大叫一声。言下之意,耶稣那刻集中仅有的力量,全部用尽,作最后的呼喊,马尔谷说:「就断了气」,这给人鲜明的印象,耶稣是用尽气力去死的。玛窦的说法是多了一层意义,「呼出了他的气息」,希腊文「气息」一词可解作灵魂(路廿三46),甚至圣神(若十九30)。这里解作耶稣是用尽气力给予祂的气息,祂的死亡是彻底的交付。
   路加把这呼喊和交付连在一起:「耶稣大声呼喊说:『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手中。』说完这话,便断了气。」(路廿三46)这里把耶稣之死视为对天父完全的交托,中和了或更完整地补充那句看似埋怨的话: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甚么舍弃我?。原来这句话源于圣咏22:1。圣咏作者首先埋怨天主,但在结束圣咏时却表达无限的信赖:「我的灵魂存在生活只是为了祂。」(咏廿二30)虽然路加所言:「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手中」更接近圣咏卅一5,但其意思都是异曲同工,说明在苦难中要投靠天主。
   可是,这「投靠」之义似乎盖掩了耶稣之死的另一意义,这由若望福音来补充。「耶稣说:『完成了。』就低下头,交付了灵魂。」(若十九30)这里没有否认耶稣大声喊叫,但「完成了」一词,确有彻底耗尽自己之义,为完成父的旨意和计划。然而「交付了灵魂」却有更高的意境。灵魂一词的原文,语带相关,可上升到交出圣神的涵意。圣神此刻的出现,更加丰富「完成了」的意义。子对父的埋怨和信赖的交付,变成了父子挚爱的相通,圣神是此相通的圆满。另一方面,圣神又使圣子在死亡中所完成的救恩得以满溢、倾流和恩及人间。
   耶稣死前大叫一声的图像,就成了一个窗户,让人浏览圣三和救赎的奥迹。按四福音的逐步演绎,这一声洪亮无比:降生的圣子用尽气力身负世界的重罪,完全投靠天父,圣神使两者的互爱圆满,又使人通过圣子之死与天主修和。为此,耶稣最后的呼喊,喝断了邪魔的枷锁,改变了死亡的意义,安装了新的倒数系统。就如司铎在祭台上祝圣饼酒,外形虽存,实质已变,人类的命运在耶稣「大喊的一声」中起了实体的变化。人与生俱来的倒数系统,竟成为复活光荣的前奏。
   莫怕今天死亡暂引路,祈愿明天生命永伴随。
夏志诚《要你问答》这人是谁?
   两千年来,当谈及耶稣,不少人都问着同样的问题:「这人是谁?」(玛廿一10),即使是教会本身,初期的七个大公会议,主要讨论的内容,也都是围绕着这个问题来研究和探讨的。
先知
   群众说:「这是加里肋亚纳匝肋的先知耶稣」(玛廿一11)。所以,当耶稣进入耶路撒冷时,受到他们的热情欢迎。不过,群众是善变的,几天之后,站在比拉多面前的群众却高声要求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也许那并非同一班人,但这却正是群众的特点:不是固定的人物或团体,没有识别,没有名字,因而人在其中,觉得说了甚么,做了甚么都无须承担,不用负责,因为没有人能把自己认出来。
在耶路撒冷城门口和在比拉多面前的人,很可能都一样,只是趁热闹的群众,对他们来说,今天耶稣可以是先知,明天也可以是罪犯、亵渎者。
亵渎者
 「他说了亵渎的话,何必还需要见证呢?」(玛廿六65)大司祭说出了公议会对耶稣的判决。事实上,他们早已决定要铲除耶稣,所欠缺的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罪名,因此,耶稣这人是谁,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大司祭及公议会以法官自居,判定耶稣为亵渎者。然而,他们颠倒是非,肆无忌惮地维护自己利益的自私行径,却亵渎了天主赋予他们作为以色列民牧者的身份。
代罪者
 「这两个人,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参阅玛廿七21)回应比拉多,群众选择了巴辣巴,放弃了耶稣。由此,耶稣就替代了原本应该被处死的罪犯。可是,比拉多所以作出这决定,亦不过是为了私利,为了保障自己,免因一个无权无势的耶稣,而发生可能危害他管治的民众骚动。因此,可以说耶稣也承受了比拉多的罪,而走上十字架。至于公议会和群众,很明显地,耶稣也担负着他们的罪过,他们的不公、自私,忌妒和仇恨。然而,他们也不过是圣经中的代表人物吧了。在参与圣周的各种礼仪时,我们更应该深切反省,真诚痛悔,因为耶稣也是我们的代罪者!
天主子
 「这人真是天主子!」(玛廿七54)百夫长和同他一起看守耶稣的士兵一定不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被钉死。作为职业军人,处死犯人为他们亳不陌生,正因为亳不陌生,当他们见到耶稣这个人怎样接纳酷刑、怎样面对死亡时,他们的反应会来得如此惊讶诧异,甚至成为了一种宣信的行动。
   我们不是群众,不是公议会,也不是比拉多,我们是门徒!这群罗马士兵,提醒我们,惟有伴同着耶稣,一起和他经历苦痛死亡,才能真正回答「这人是谁?」,才能真正成为他的门徒。圣周已经开始,耶稣已经步入耶路撒冷,我们准备好与他同行吗?

关键词: 陈日君《朝夕相随》(YA)光荣与苦难的辩证 

上一篇: 薛恩博《辅神礼研》悲伤与喜乐

下一篇: 张春申《妙音送长风》圣枝主日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