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展熙《是日good news》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众倾流,以赦免罪过

2017-04-07 11:33:33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 来源:信德网

福 音:玛窦福音 26:14-27:66
   来到圣周,弥撒中选读的福音较平时的长,这加深了福音的难度。而为了理解《玛窦福音》中的耶稣受难始末,就先要重温整部福音的脉络。
1.  《玛窦福音》是以黑落德王、司祭长和经师计划杀死婴孩耶稣来开始的;而《玛窦福音》又是以总督比拉多、司祭长和经师为耶稣死亡起着关键作用来结束的。在《玛窦福音》中,耶稣只有在这两幕中被称为「犹太人的君王」。
2.  门徒们在受难史中的表现的确令人非常惋惜的。他们明明在看见耶稣步行海面,并救了正要下沉的伯多禄后,「朝拜他说:『你真是天主子』(14:33);然而,他们却在革责玛尼庄园中四散,仓皇逃走。尤有甚者,那位曾经回答耶稣:「你就是默西亚,永生天主之子」(16:16)的伯多禄,竟然重复地说着:「我不认识这个人」(26:72, 74)。这是多么令人心酸的画面。
3.  尽管在福音中,耶稣的主要敌人是法利塞人,但把耶稣置诸死地的主谋,是司祭长。可是,在当时司祭长多半是撒杜塞人,而非法利塞人。这也值得我们深思细想的。
4.  在童年史中,身为外邦人的三贤士背弃了犹太人杀害婴孩耶稣的诡计;同样,身为外邦人的比拉多妻子同样为耶稣而「站出来」。而且两者都是在梦中得到启示的,而梦中启是则是犹太传统中获得天主指示的途径之一。
5.  在比拉多金盆洗手后,「全体百姓回答说:『他的血归在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27:25),这就是应验了耶稣在说完恶园户的比喻后,司祭长和法利塞人的回答:「要凶恶地消灭那些凶恶的人,把葡萄园另租给按时给他缴纳出产的园户」(21:41)。
在概览过后,让我们一起略读受难史中的各个段落:
A. 革责玛尼:祈祷与被捕(26:30-56)
   这个庄园位于橄榄山上。而这山在旧约中出现过两次,其一是在《撒慕尔纪下卷》15:30-31。在达味的儿子阿贝沙隆造反时,他被迫逃离耶路撒冷。他走到橄榄山上哭泣,因为连他的谋士阿希托费耳也出卖了他。好些释经者们认为,玛窦希望出自达味后裔的默西亚的命运的要回响着达味的命运,于是特意写耶稣在这里预言门徒们要背弃祂,预言伯多禄要三次否认祂,在写祂在这里因犹达斯的背叛而被捕。
   在受难史中,我们亦可找到经典的犹太写作方式:「三次」文体。简单来说,就是一件重复发生三次的事件,就是文中要强调或突显其重要性。例如,耶稣三次试图唤醒门徒皆不果、耶稣三次因将要面临的苦难向天父祈祷。在这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耶稣唤醒门徒不果,可是耶稣的祈祷绝对有成效,此可见于耶稣从「我父,若是可能,就让这杯离开我吧!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所愿意的」(26:39),转变为「起来,我们去吧!看,那出卖我的已来近了」(46节)。耶稣从始终有点不愿意接受苦难,变得主动地去迎接苦难,这全然是祈祷的结果。
   耶稣称正要背叛自己的犹达斯为「朋友」,亦是玛窦所独有,而其余的福音所没有的。把背叛者称为朋友,除了使得这项背叛的行动更令人反感之外,亦回响着耶稣所说的另一个比喻:一个雇主对无论工作了一天,或只是工作了一个小时的人发放相同工资,当中工作了一天的人抱怨,然后雇主答说:「朋友!我并没有亏负你,你不是和我议定了一个『德纳』吗?拿你的走吧!我愿意给这最后来的和给你的一样」(20:13)。这是一个失望称谓,因为一个原本该感恩的人却在撒赖。
B. 犹太公议会的审讯;伯多禄背主和犹达斯的绝望
   在整篇受难史中,这段审讯的历史可算是最具争议性的了。原因很简单,在犹太教的一个重日节日中,在午夜举行审讯已够奇怪的了,更甚的是司祭长要人给假证供,并出面说服判官疑犯有罪,然后判官等人向疑犯吐口水,并赏疑犯巴掌。这不单违犯了犹太拉比的司法制度,连一个普通人都会认为这样的司法程序有问题吧!尤有甚者,公议会明明已判了耶稣死刑,为甚么还要把祂解到罗马总督处再审呢?大家或许会指出犹太公议会没权判人死刑,但这只是若望福音给予的因由,对于了解玛窦福音中的脉络问题,没有多大帮助。
   其实,玛窦这样写有他的理由。由于他写福音有福传和护教的目的,所以在《玛窦福音》中对耶稣的最大指控,就是耶稣对「拆毁圣殿三天重建」的说法。别忘记圣殿的确的公元七十年被罗马政权拆毁,而《玛窦福音》是约在公元八十年写成的。对读者来说,事实胜于雄辩,所以在福音中耶稣才没有回答质问,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再者,福音对犹太人,尤其犹太宗教权贵富有敌意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罗马政府正式迫害基督徒之前,对基督徒作「非正式」迫害的,正是犹太宗教团体。
   耶稣虽然没有回答公议会的质询,可是,在公议会的审讯完结后,耶稣在革责玛尼和最后晚餐中所说的话则立即要应验。首先,耶稣在公议会内被审讯的同时,伯多禄亦三次被审讯:「你也是同那加利肋亚人耶稣一起的」(26:69, 71, 73)。耶稣保持坚定,对审讯缄默。可是,伯多禄却首先尝试回避问题的所在:「我不知道妳的是什么」(70节),然后说谎:「我不认识这个人」(72节),最后他更「发誓说:『我不认识这个人』」(74节)。玛窦没有描写正面对公议会审讯的耶稣就自己所说的预言而辩护,可是耶稣的预言成真,却就成了祂预言的最好证据。
   除了伯多禄之外,还有另一个预言将要应验。在晚餐时耶稣曾说:「出卖人子的那人却是有祸的,那人若是没有生,为他更好」(26:24)。最后犹达斯,根据玛窦的版本,上吊而死(因为据宗1:18-19,犹达斯的死因是不同的)。而还记得早前说的达味的故事吗?那位背叛达味的谋臣阿希托费耳,他最后也是「上吊死了」(撒下17:23)。
C. 罗马政权的审讯(27:11-31)
   尽管四部福音都分别提到巴辣巴(Barabbas),可是在庆节中释放囚犯的这项惯例,既没有犹太文献,亦没有罗马文献支援。然而,有趣的是,一位外邦女人透过梦境知道了耶稣的无辜并寻求释放祂,可是犹太权贵却透过群众压力要把耶稣钉死。更有趣的是,有些《玛窦福音》的手抄本更指明巴辣巴(姓)的名字的耶稣,而巴辣巴(Bar-abbas)这字本义是「父亲(阿爸)的儿子」。那么比拉多的问题就可被演绎为「你们愿意我给你们释放那一个?耶稣.父亲的儿子,或是耶稣.天主的儿子?」
   然后,大家都知道,比拉多金盆洗手,以示清白。比拉多的这个举动,是《玛窦福音》所独有的。可是,尽管这位外邦人说:「对这义人的血,我是无罪的」(27:24),「全体百姓」却说:「他的血归在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25节)。这是一句语气非常重的话,翻译成中华文化中的常用语,大概可译成「祂的血,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血债血偿」。而至于洗手,在旧约中亦有与谋杀无关的意思(见申21:6-9)。
   事实上,玛窦的确视法利塞人和撒杜塞人为「吸血殭尸」。他们谋杀钉死圣人先知、智者,和经师,因此「流在地上一切义人的血,自义人埃布尔尔的血, 直到你们曾在圣所与全燔祭坛间,所杀的贝勒基雅的儿子则加黎雅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23:33-35)。犹达斯承认「我出卖了无辜的血, 犯了罪了」(27:4),比拉多宣称「对这义人的血,我是无罪的」(24节),反而「全体百姓」却在说,若果祂是无辜的,那么「他的血归在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25节)。对这场血淋淋的画面来说,对我们来说唯一好的事,就是回想耶稣在最后晚餐时所说的话:「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众倾流,以赦免罪过」(26:27)。
D. 被钉、死亡,与埋葬(27:32-66)
   往哥耳哥达的旅程,玛窦跟马尔谷一样,以精简的手法,只把过程列举而没有作任何修饰。然而,内容仍然与旧约有关。例如,士兵给悬在十架上的耶稣用苦艾调和的酒来喝,是玛窦独有的,这看来是与圣咏第六十九篇「他们在我的食物中,搀上了苦艾【思高译:苦胆】,我口渴时,竟递来酸醋要我下咽」(69:22)作对比。
   此外,「三次」文体再度出现。耶稣被悬上十架后,分别有三批人来嘲讽祂。首先是路过的人,都摇头以有关「拆毁圣殿三天重建」的话来嘲弄祂;接着,是司祭长和经师讥讽祂是天主子;第三,是强盗,但玛窦没有详细描写有关内容。这里玛窦在写作时很可能联想到圣咏第廿二篇:「凡看见我的人都戏笑我,他们都撇着嘴摇着头说:『他既信赖上主,上主就应救他;上主既喜爱他,祂就该拯救他』」(22:8-9)。 
   从第六时辰(即正午)起,黑暗笼罩大地,直到第九时辰(即今下午三时),此时耶稣终于发出唯一的最后呼喊:「Eli, Eli, lema sabachthani」(「厄里,厄里,肋玛撒巴黑塔尼」),这其实是圣咏廿二篇的第一句:「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22:2;按:第一节为圣咏标题)。玛窦福音的耶稣,面对着普通人般的绝望,喊出这绝望的呼号,我们亦能明白,为甚么祂在革责玛尼时,心情会那么沉重。
   可是,从玛窦的描述,我们就可以知道,天主父并没有舍弃耶稣。祂断气之后,除了圣所的帐幔由上而下分开之外(这是对观三福音所共有的),玛窦更是唯一的圣史,写到「圣所的帐幔,从上到下分裂为二,大地震动,岩石崩裂,坟墓自开,许多长眠的圣者的身体复活了」(27:51-52)。这些都与旧约一些默示文体有关连(岳2:10;则37:12;依26:19;鸿1:5-6;达12:2)。但更重要的是,玛窦写耶稣诞生时,天上有异象(异星);可是,玛窦写耶稣死亡时,无论天上(圣所帐幔;按:圣所为雅威所居之处,地位与天相同)、地上(大地震动、岩石崩裂),及地下(坟墓自开,圣者复活)都有异象。圣所帐幔分裂为二,就代表着犹太教受到其应有的审判;以色列的圣者,则获得了他们的新生;外邦人,亦得到皈依的机会,因为罗马百夫长作了信仰的宣认:「这人真是天主子」(54节)。
   亦属玛窦所独有的,是在耶稣死后,司祭长和法利塞人向比拉多要求以石封坟、以及要士兵看守墓穴,此举似乎是为了防止耶稣三天后的复活。没想到跟随耶稣三年的门徒们终归四散,看来他们完全不认为耶稣有复活的可能;相反,司祭长和法利塞人们则以非常讽刺的方式来宣认他们对耶稣基督会复活的「信德」。
《catholic-biblejourney》要时常醒寤和祈祷
圣枝游行:玛21:1-11
读经一:依50:4-7
答唱咏:咏22: 2, 8-9, 17-20, 23-24
读经二:斐2:6-11
福 音:玛26:14-27:66
A 圣枝游行:玛21:1-11
1. 现在耶稣带领犹太人和外邦人进入耶路撒冷。玛窦福音喜欢用双倍描写 - 两个人、两头驴等,「两」可成为一个团体。玛21:1说:「当他们临近耶路撒冷」:撒下15:30记载达味因其第三子阿贝沙隆图谋造反夺位,遂急切离开京城,逃亡上橄榄山,「一边上,一边哭。」作为达味之子的耶稣现却喜悦地从东面的橄榄山往耶路撒冷去。另外,「贝特法革」:意即「无花果之村」,在耶路撒冷以东,据匝14:4称,一个末世的战争将在此处发生。
2. 玛21:2说:「一匹栓着的母驴,和跟牠在一起的驴驹」:玛窦说是两头驴,可能是要配合匝9:9所说:「(君王)骑在驴上,骑在驴驹上。」玛21:3有「主要用牠们」一句:是因为耶稣超自然的德能所预知。耶稣对母驴和驴驹的主权,似乎要回到创1:26-31的故事里,现在默西亚要从亚当手中取回「管理海中的鱼、天空的飞鸟、各种在地上爬行的生物」的主权。为玛窦来说,基督不但是各野兽的主,也是耶路撒冷的主。
3. 玛21:4说:「是为应验先知所说的」:跟着所引述的是来自依62:11和匝9:9的话,是玛窦而不是耶稣说的。玛21:5的「温和」:耶稣在真福九端中叫人要「温良」(玛5:5),祂自己就能言行一致。「你们应向熙雍女子说:看,你的君王来到你这里」:这选自依62:11的话取代了匝9:9a的「熙雍女子,你应尽量喜乐!耶路撒冷女子,你应该欢呼!」原因是:耶路撒冷正与耶稣为敌,圣城亦在公元70年被毁,因而再没有喜乐和欢呼。
4. 玛21:7说:「把外衣搭在牠们的身上,扶耶稣坐在上面」:时至今日,巴力斯坦地的人习惯把马鞍的布搭在驴子上.但究竟耶稣怎样坐在两匹驴子呢?我们只知道,骑驴子进城象征着君王驾到。一般朝圣人士只会步行,骑在驴子上是犹太君王的习惯,所以政治姿态十分明显。玛21:8说:「把自己的外衣铺在路上,还有些人从树上砍下树枝来,撒在路上」:「外衣」为每一个人都非常重要,既保暖亦作睡时的被窝,把外衣放在路上让人践踏,表示臣服于那人。「砍下树枝」究竟是否棕榈树,我们不得而知,但从肋23:39-43、加上13:51、加下10:7所见,棕榈树较多用于帐棚节和光复圣殿节(Hanukkah)。
5. 玛21:9有「贺三纳」:希腊文的意思是「请拯救」,但这里却以「深度恭迎」之意。「达味之子」:耶稣进城的身份不是天主子或人子,而是「达味之子」,玛窦要表示耶路撒冷即达味城。到玛21:10,「全城哄动」:不只指群众,而是全城,好像地震一样。
6. 读者请留意:基督苦难主日的焦点不是「圣枝巡游」,而是福音,是关于耶稣苦难圣死的福音,诵读福音期间,每人都扮演着一个角色,西方话剧的起源也是始于本主日和圣周五福音的诵读。所以本主日的正确名称是「基督苦难主日」,因为圣枝主日开始了基督的苦难,我们的角色扮演乃提醒信友注意作为基督徒的承诺。
B 读经一:依50:4-7
1. 读经一与荣进圣城的读经记载(玛21:1-11)相关,耶稣要进入圣城为人牺牲,读经一说这位雅威的仆人是要去受苦(依50:6),为的是要拯救被充军到巴比伦的以色列人。先看读经一的上文,依50:1-3是天主的抱怨,祂指控「你们的恶行」(即拜偶像、为利忘义、营私舞弊),因而「纔被出卖」,「离婚」意谓终止关系。依50:2说:「难道我的手短小而不能施救?」犹太人忘恩负义,忘却了「我一怒喝,海便涸竭」的伟绩(过红海),天主的德能不容置疑,祂可以「使黑暗笼罩诸天」,意即严惩,「使麻衣掩蔽天际」即死亡,是充军的暗示。依撒意亚先知提出了警告,但百姓仍置之不理。
2. 依50:4是仆人的回应,因着「黑暗笼罩诸天」和「麻衣掩蔽天际」,仆人要受苦了。依50:1-3指出是整个民族的偏差,但罪债却由一人承担,一位受苦的仆人拿出一份愿意的心,依50:5说:「我并没有违抗,也没有退避。」多么无辜,多么谦虚。圣枝巡游时,驴驹担当着背负雅威仆人去受苦的角色,读经一写于玛窦福音前五百多年,作者不可能知道意指耶稣,但祂真的成了「代罪的羔羊。」
3. 单从读经一的内容看,气氛愁云惨雾,但到了下文的依50:8-9时,气氛十分乐观:「8那给我伸冤者已来近了。谁要和我争辩,让我们一齐站起来罢!谁是我的对头,叫他到我这里来罢!9请看!有吾主上主扶助我,谁还能定我的罪呢?看!他们都像衣服一样要破旧,为蠹虫所侵蚀。」天主会下来拯救那无辜者,故充满着希望,这份希望指向祂的复活,指向读经二。
C 答唱咏:咏22:2a, 8-9, 17-20, 23-24
1. 答句(咏22:2a)是众人皆知的,亦是答唱咏的重点,这句话也是耶稣架上七言中的第四句话(玛27:46、谷15:34)。咏22一开始便很哀怨,尤其到了咏22:17-19:「17恶犬成地围困着我,歹徒成伙地环绕着我;他们穿透了我的手脚,18我竟能数清我的骨骼;他们却冷眼观望着我,19他们瓜分了我的衣服,为我的长衣,他们拈阄。」教会以此来显示圣苦难的凄厉。
2. 咏22:9-10似乎在表示:「你虽没有助我,但我仍明认生命乃来自你,因此我要承认天主是我的造物主。」咏22:23起是个转折点,由哀伤转化为赞颂,充满希望,当受苦的仆人诵念「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时,没有人知道三天后会喜出望外,祂的确复活起来,驴驹背负受苦仆人到圣城,但苦尽却甘来,这也是圣周要带给人的讯息。
D 读经二:斐2:6-11
1. 一篇美妙绝伦和点石成金的诗。斐理伯的团体内发生争执,对如何活出福音的精神而针锋相对,几乎撕裂了团体,保禄便指导他们要「彼此意见一致,同气相爱,同心合意」(斐2:2),更必须「存心谦下」(斐2:3),一如「基督耶稣所怀有的心情」(斐2:5),保禄便借助了读经二的内容,这篇能触动人心的斐2:6-11教训人要模仿主耶稣。读经二分成两部份,是保禄借此向斐理伯教友施以道德压力:
a. 斐2:6-8:谈论耶稣多么谦逊(中东文化视为「耻辱」);
b. 斐2:9-11:天主举扬了祂(中东文化视为「荣誉」的恢复)。
2. 很多学者都把这段圣经将耶稣与亚当相比,创3:5说亚当想「如同天主一样知道善恶」,但斐2:6说耶稣「没有以自己与天主同等。」「与天主同等」意即智2:23所述:「其实天主造了人,原是不死不灭的,使他成为自己本性的肖像。」原祖父母表现得妄自尊大,斐2:8说天主子耶稣却「贬抑自己,听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在地中海的文化看来,这是一项奇耻大辱,尤以「死在十字架上」令人感到多么哀伤,但斐2:9说「天主极其举扬他,赐给了他一个名字,超越其他所有的名字。」
3. 当天主「极其举扬他」后,便叫祂统御整个宇宙,因此,斐2:9说「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一听到耶稣的名字,无不屈膝叩拜。」人人都「耶稣基督是主」,祂就是雅威,这位「取了奴仆形体」的基督却获得「天主极其举扬。」对此,我们要明白中东在荣与辱方面的文化,人的地位和身份往往是与生俱来的(即来自家族),也要避免贬抑别人来抬举自己,所以他们习惯稍为降低自己的身份,好让别人得悉真相后而恢复其原来的较高身份。耶稣并非如此,祂没有仿照中东文化来故弄玄虚,而是出于真诚,甘愿「贬抑自己,听命至死」,这为当代的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读经二的主题是「身份逆转(value-reversal)」- 耻辱逆转成荣耀,而保禄刻意地引此来教训斐理伯的信众,教训他们模仿基督。
4. 另一问题是崇拜的对象。斐理伯人多属罗马退休军人,也获得罗马公民身份,他们也因这身份而感到自豪,就如今天一些港人持有美加澳等公民权的感觉,因而也较倾斜于罗马的文化和崇拜,他们像罗马人视皇帝为神,但保禄坚持这样的观念不正确,所以他强调「耶稣基督是主」和人人对祂「无不屈膝叩拜。」如果斐理伯人听从保禄的这些要求,在罗马人看来,是卖国行为,因此不易接纳。
5. 为保禄本人来说,他也像耶稣「贬抑自己」而后获「举扬」,斐3:4-8说他「将一切都看作损失」(放弃已有的身份和权益),圣宗徒在斐1:1已自称「基督耶稣的仆人」,斐1:16说他「被立为护卫福音的」(听命),并在斐1:20表示愿意「或生或死,总要叫基督在我身上受颂扬」,而斐3:10-11说他「希望也得到由死者中的复活」,彷佛像耶稣「贬抑自己」而后获「举扬」。不但保禄,连弟茂德和斐2:25的厄帕洛狄托(Epaphroditus)也如此,保禄称后者为「我的弟兄、同事和战友」,他们三人均度着慷慨大方、听命和服务的信友生活。
6. 从读经一二和答唱咏看,本主日的主题是「醒寤和祈祷」,读经一强调受苦的仆人静听上主的吩咐,而且全心依赖祂。答唱咏强调光荣:「你们敬畏上主的人,请赞美上主,雅各布布伯所有的后裔,请光荣上主,以色列的一切子孙,请敬畏上主!」(咏22:24)更强调「祈祷」。读经二谈上主对受苦仆人的回应,斐2:9说「天主极其举扬他」,意即复活,无限光荣,这份光荣早在圣枝巡游时已开始了,且可追溯到旧约的匝9:9:「熙雍女子,你应尽量喜乐!耶路撒冷女子,你应该欢呼!看,你的君王到你这里来,他是正义的,胜利的,谦逊的,骑在驴上,骑在驴驹上。」
E 福音:玛26:14-27:66
1. 福音很长,故只稍探讨,重点是玛26:34:「耶稣对他(西满伯多禄)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结果在玛26:74-75:「74伯多禄就开始诅咒发誓说:「我不认识这个人。 」立刻鸡就叫了。75伯多禄就想起耶稣所说的话来:「鸡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他一到了外面,就伤心痛哭起来。」
2. 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祂在玛27:46正在祈祷:「我的天主, 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耶稣离世那刻,宗徒们早已落荒而逃,反而有一位外邦人的百夫长明认说:「这人真是天主子。 」跟随耶稣的犹太人中,只有「妇女在那里从远处观望。」
3. 五篇读经如何串联起来呢?读经一强调受苦的仆人静听上主的吩咐,答唱咏强调受苦仆人的「祈祷」。读经二谈上主对受苦仆人的回应,斐2:9说「天主极其举扬他」,意即复活,无限光荣,这份光荣早在圣枝巡游时已开始了,原来这位真命天子出现时,是要拯救世人,世人必须时常醒寤,恒常祈祷,并要坚信祂就是「真是天主子。」
F 四篇读经的重要章节
1. 咏118:26:「贺三纳于达味之子!因上主之名而来的,当受赞颂!贺三纳于至高之天。」
2. 依50:5-6:「我并没有违抗,也没有退避。我将我的背转给打击我的人,把我的腮转给扯我胡须的人;对于侮辱和唾污,我没有遮掩我的面。」
3. 咏22:24:「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
4. 斐2:9:「天主极其举扬衪,赐给了衪一个名字,超越其它所有的名字。」
5. 玛26:74:「伯多禄就开始诅咒发誓说:「我不认识这个人。 」立刻鸡就叫了。」

关键词: 梁展熙《是日good news》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众倾流,以赦免罪过 

上一篇: 张春申《妙音送长风》圣枝主日

下一篇: 《香港思高》苦难主日

延伸阅读:

梁展熙《是日Good News》

梁展熙《是日Good News》那些没有看见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

梁展熙《是日Good News》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从他!

梁展熙《是日Good News》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从他!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