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德龙《道亦有道》到史罗亚水池里洗洗罢

2017-03-22 14:30:32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 来源:信德网

   上个主日圣经主题是「水」,水有洁净的意思,但只有水是不足够,我们还需要活水,而活水就是耶稣基督,因为祂才是生命之源。今个主日福音的主题是「光」,光代表了生命,也代表远离罪恶。试想想:我们为甚么要亮灯?因为在黑暗中,人看不见,人需要灯的照亮。
   在若望福音中,耶稣对门徒们说:「当我在世界上的时候,我是世界的光。」(若9:5)这光不但照耀世上的一切,还要驱除黑暗。圣经中的黑暗代表罪恶。今天的读经二提及我们原是活在黑暗,却因耶稣基督成了光明。福音记载一个胎生瞎子重见光明的事迹,我们某程度像那胎生瞎子一样,但假如我们能够做到以下三点,我们也能重见光明。
   第一、相信。我们相信耶稣就是那要来的人子、我们的主。今天--四旬期第四主日,教会为候洗者举行第二次考核礼,要求他们再次公开宣认他们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他们的主,并妥善准备自己在复活节领受圣洗圣事。与此同时,教会也邀请所有教友对天主怀有信德,全心信赖天主,并在生活上承行主旨,听从天主所差遣。
   福音中那位胎生瞎子如果不是去史罗亚水池洗了,他便不会复明。其实,他早前已去过那里多次,但仍是看不见;不过他相信耶稣所说的话:「耶稣对他说:『去,到史罗亚水池里洗洗罢!』--史罗亚解说:『被派遣的』--瞎子去了,洗了,回来就看见了。」(若9:7)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经验,特别是一些痛苦、害怕、挫败的经验,使我们对上主失去信心。我们以为天主离开我们、不再关心我们、不再俯听我们的祈祷,却让恶人逍遥法外……,我们经常质疑天主的安排,对天主诸多抱怨。在今年的四旬期中,我们会否重新对天主怀抱信心?
   第二、看得见。上主对撒慕尔说:「……因为天主的看法与人不同:人看外貌,上主却看人心。」(撒上16:7)在生活中,很多人以貌取人,以外表的行为作准则;可惜很多时人每每虚有其表,以外貌、权力欺骗别人。天主要看的不是外在的行为,而是我们的心思念虑,所以我们若要「看得见」,便要自我了解、认清自己的过犯,从而忏悔、皈依,重见光明。
   第三、远离罪恶。圣保禄宗徒致书给厄弗所人说:「从前你们原是黑暗,但现在你们在主内却是光明,生活自然要像光明之子一样;光明所结的果实,就是各种良善、正义和诚实。」(弗5:8–9)除了守斋、做克己、祈祷、拜苦路外,我们还需要在生活上以相称的善行结出光明的果实。
我们看到自己的黑暗和罪恶吗?我们愿意真心悔改吗?我们希望像耶稣基督治好那胎生瞎子那样医好我们吗?
蔡惠民《天国驿站》眼盲、心盲
   有一个瞎子被人诬告,于是被抓进了县衙;他上庭见了县老爷,便对着他说:「冤枉呀!大人,我根本看不到东西,如何作案呢?」县官大怒说:「胡说,你一双眼睛,黑是黑,白是白,怎么说看不见,岂不是睁眼说瞎话。来人,先打上二十大板!」瞎子苦苦哀求都没有用,只好苦笑地说:「老爷你看我是明明白白的,小人看老爷可是糊胡涂涂啊!」
   眼盲的人看不到东西,心盲的人看不见真相。一个人生来瞎眼固然不幸,但为耶稣来说,更可悲却是心盲。按若望记载,面对一个胎生的瞎子,耶稣不单开了他的眼睛,更燃点了他的心目,使他明认自己就是要来到世上的人子。讽刺的是,那些自以为眼目正常、明明白白的人,对耶稣的真正身分始终视而不见。
   究竟甚么使人有眼而不能见呢?法利塞人看不到耶稣施行奇迹的意义,也没发现祂的真正身分,最大的阻碍是奇迹发生在安息日。按梅瑟法律规定,安息日是不许治病的,如果耶稣在安息日治好瞎子,就是破坏梅瑟法律。基于法律是来自天主,他们断定这个不守法律的人,不可能同时从天主来的。那么,怎样解释这奇迹的发生呢?法利塞人接着怀疑,瞎子根本不是生下来就是看不见的。纵使瞎子的父母亲提出见证,他们仍不信服,也排除任何耶稣来自天主的可能性。最后,他们抹黑整件事件,认定瞎子是生于罪恶,并把他赶出去了事;但事实上,他们反成了心盲的人,被摒于救恩门外。
   法利塞人之所以视而不见,究其原因,是他们只看法律的文字,却不顾法律的精神。这种舍本逐末的坚持,使他们心灵逐渐蒙敝,无法得见生命的真相。同样,撒慕尔先知奉天主派遣,为祂拣选的君王傅油时,起初亦以为天主之选必是身材高大,容貌俊俏的。不过,他最终发现,原来「天主的看法与人不同:人看外貌,上主却看人心。」
所以,借着黑暗与光明;眼盲与心盲;外貌与人心;表相与真意等对比,今天的读经从不同的角度,邀请我们与候洗者一起重温洗礼的意义。洗礼不单是一个外在加入教会的仪式,更重要的是一个内在心目被开启的旅程。一如瞎子在史罗亚水池水洗后重获光明,基督徒透过洗礼的池水由黑暗进入光明。洗礼以前,我们心灵上可说是胎生的瞎子,如果没有基督真光的燃点,我们仍然沉醉于自我的黑暗中。洗礼以后,我们的心目被开启,意思是不再为自己而生活,而是让基督在我们内生活。我们行动要像基督,说话要像基督,在一切事上寻求天主所喜悦的,并在生活中活出良善、正义和诚实的果实。
   走笔至此,脑海里又在浮现《奇妙救恩》的几句美妙歌词:我曾失丧,今复皈依,瞎眼今得看见。这首歌旋律之优雅,不但道出了心目重开的喜悦,更述说了生命之光在旅途中的指引和光照。每次唱这首歌时,是否勾起你一丝丝的共鸣?是否想过,我们每人的生命,都可为这首歌重新谱上调子与歌词,使这首歌更具时代感?你有没有勇气与我们分享,你的眼目是怎样开的呢?有甚么是耶稣使你看见的呢?
   换句话说,抽屉的秘密,就像人赫然发现天主为爱我们而付出的,远比我们为爱祂而付出的大。撒玛黎雅妇人得以发现活水,正由于耶稣在她的猜疑与抱怨中,首先主动的走向她。四旬期的礼仪精神是再次鼓励我们热切寻求天主,回归天主。不过,与此同时,我们有没有发现,原来天主寻找我们比我们来得更热切,天主的渴望已体现在耶稣的逾越奥迹上。当祂在十字架上说:「我渴」时,这不单是祂人性的需要,更表述了祂天主性的最深渴望。
曾庆导《主日福音反省》愿意信者,得救!
教友生活周刊 2008/03/02
   今天的读经有很丰富的意义,特别是洗礼的意义。今天的福音与若望福音一开始的「基督是世界之光」的表达很有关联,接受基督,领受洗礼的人就是从黑暗(瞎子)走入光明的人。
   一、基督之光普照世界,是天主子自愿的行动,祂是出于爱而不是「必须」,且祂走了第一步。第一读经显示了这个天主自由选择的幅度。长子们的好容貌不是迫使天主一定选择的原因,坏的容貌也不是一定当选(达味容貌也不差)。天主的行动完全是自由的,所以,天主拯救世人,给予洗礼恩宠也是出自天主的自愿,不是人堪当的问题。祂的恩宠绝对是一个「礼物」。达味傅了油后,上主的神便临在他身上,这就说明了以后达味能南征北战,打败强敌,作了犹太人的君王,并作了救主耶稣的「祖宗」,都是天主的能力。光明与黑暗的意味也在这故事里:人的见解标准是黑暗的,唯有天主的见解和选择才是光明的。
   二、今天的福音,有如上周「生命之水」的读经一样,用了整章详细记述,治好胎生瞎子,显示耶稣是「世界之光」(「我还在世界上的时候,就是世界的光」)相信耶稣(如胎生瞎子)就是接受光明,拒绝相信耶稣(如法利赛人)就是拒绝光明,死于黑暗。他们虽然肉眼看得见,但心灵是瞎的,他们若承认心灵是瞎的,需要治愈救援,是没有罪的。但心灵既瞎,还骄傲自称是看的见,不承认需要治愈,所以是有罪的,会在罪中死去,因没有「生命之光」(若八12)
   胎生瞎子被治好肉身的瞎之后,心目也对耶稣加深了认识(「一个名叫耶稣的─一位先知─从天主那里来的─人子─主」)就像井边的撒玛利亚妇人一样。法利赛人正相反,他们自任看得见,自认很懂圣经,自认为犹太人的「拉彼」(老师),但他们的骄傲使他们一步一步陷入更黑暗的瞎眼境地:耶稣是「罪人」─自承是梅瑟门徒而根本不知道耶稣是从哪里来─ 辱骂胎生瞎子是「完全生长在罪孽之中的人」(非常错误的报应观念),并把他赶出会堂。这些犹太人面对事实而拒不承认事实,为了诋毁耶稣,几乎到了一个「瞎忙乱」的地步:先审问胎生瞎子,又审问他的父母,回过头来又审问那瞎子,再又询问耶稣本人…中间还又叫又骂,大失犹太人的「老师」的风度。本来看到瞎子复明,应该额首称庆的,却摩拳擦掌,声嘶力竭,为了达到既定的邪恶目的,极力回避真理,死不悔改的样子。这极富戏剧性的两幕交错进行:从瞎眼到看见;从「看见」到瞎眼,最后以主耶稣的「审判」作结。但主耶稣来不为审判,因端视人是否愿意接受光明,服从真理,人是自己审判自己:接受的,有永生的真光;不接受的,「自作孽,不可活!」
   三、今天的福音中表现了圣若望很精致的光明与黑暗的领洗神学:瞎子被治好是在西罗瓦池「洗」了的,耶稣也用唾沫和了泥「抹」在瞎子的眼上。这「抹」就象征洗礼中的傅油。圣史若望要表达的是:接受洗礼,接受耶稣是获得生命之光的不二途径。值得注意的是,法利赛人并不是「无神论者」,却是很有宗教信仰,很守宗教规条的人(「遵守梅瑟法律」)。但今天的故事表示:有宗教信仰不一定有真理,只有接受「道路真理生命」的耶稣才是真正宗教信仰。这为今天有非基督信仰的人是一个很好的提示:自以为自己的宗教已很好(梅瑟法律),自以为是「好」人(守梅瑟法律)是大大不够的,没有基督真光(恩宠)的宗教信仰是不值得的。这故事亦提醒我们基督徒:不是所有宗教信仰都是一样的。基督信仰不是只遵行一套伦理规条,而是认识耶稣,与祂建立个人的关系,有如今天第二读经的厄弗所人一样,领洗前我们生活在黑暗中,领洗后我们应努力生活得像光明之子,做天主喜欢的事(良善、正义和真理之事)。没有天主之光的话,我们其实没有标准,不知什么才是良善、正义和真理之事,也没有力量做「好」人。基督之光改变了被光照的基督徒,使他们也在人前发光。但基督走了第一步。
   四、领洗中我们得到的基督之光就是「信德」的礼物,有了这信德之光我们看世界,看人生就不同的:没有信德我们顶多把人看成是「有理性的动物」,但信德让我们看到人是「天主的子女」;没有信德圣经只不过是一本书,但信德让我们认为圣经是「天主的话」;没有信德在弥撒中我们只看到饼和酒,但信德让我们认出主的体血;没有信德痛苦只是悲剧,但信德让我们看到痛苦的意义是分担基督的十字架,也分享基督的光荣;没有信德死亡只是永别和泯灭,但信德使我们能安祥地接受死亡为获得像主耶稣一样的复活的生命的门坎。
   五、主耶稣今天治愈瞎子的所作也很有意义。祂本来是一句话就可成就的,今天却颇费周章藉用唾沫、泥土、水等等「低贱」的东西。天主和人打交道常常是如此,祂是通过人和物质来做的,藉人来救人的。卑微的人,不起眼的水等等,都可以是恩宠的媒介,这也是为什么天主教认为圣母、圣人、画像、鲜花、教宗等等都是可以把我们带到基督处的「中介」而不是「阻碍」的原因。
   六、今天胎生瞎子被治愈却不知谁治好他。这也说明了天主经常默默地照顾人,不论此受惠人认不认识祂。非基督徒诚心恳求「土地公」、「关大帝」保佑时,也会感动基督,得到真天主的保佑的,虽然非基督徒以为是「土地公」、「关大帝」在保佑他们。但他们若能认识赐福他们的真天主,感谢称颂祂,会多么美好!
韩大辉《寒梅丹心》开眼
公教报 2008年3月2日 第3341期
   今天教会为候洗者举行第二次考核礼。其实,这些考核礼仍存有以往所谓的「驱魔仪式」。按圣经和传统,邪魔是叛逆的天使,从开始便不断诱惑人类背叛天主,将人类推至邪恶的绝路。即使耶稣来了,宣讲天国,邪魔也千方百计,使我们只专注自己的利益、权位、享乐,为世物着迷,再也看不到天国的光明。
   然而,耶稣是默西亚,是受傅者,充满圣神的力量,绝对有能力制服邪魔。旧约有一个鲜明的预象,就是达味勇战哥肋雅。撒慕尔先知给达味傅了油,从那天起,上主的神便降临在达味身上。哥肋雅是培肋舍特人,身材巨大无比,又配备铜盔重甲,他出来挑战以色列民,败者为奴,无人敢战,情况极危,但勇敢的达味凭着轻巧的身形和天主的力量战胜了他(参阅撒上17)。这正是基督战胜邪魔的前奏和许诺。
   今日我们所活的俗世文化也冒出巨大无比的哥肋雅,我们想做个诚实、正义、仁爱的教友,谈何容易?俗世瞄准我们人性的弱点不断轰炸:诚实是愚蠢,正义是天真,仁爱更是天方夜谭。想做好教友,有机会吗?让我们看看基督!
   今日福音所记载的胎生瞎子和我们有不少相同之处。他天生有缺陷,不单遭人白眼,还常被评头品足,「究竟是父母还是他本人的过错?」还是耶稣幽默:「他虽瞎眼,却要为其他人开眼,让人在他身上看到天主的荣耀。」
瞎子被耶稣治好,却遭犹太人问话,当然他意会到谁若承认耶稣是默西亚就要被他们逐出会堂,后果就是生活困难、遭人排挤。他开眼后,发觉这些有识之士竟然有眼看不清。
   这群谁都惹不起的人物,竟说:「耶稣这个人,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从那里来的。」开了眼的人回答说:「这真奇怪!你们竟不知道他是从那里来的,他却开了我的眼睛。我们都知道天主不会俯听罪人的祈求,只垂听那恭敬天主,承行他旨意的人。自古以来,从没有听过,有人开了胎生瞎子的眼睛。这个人若不是来自天主,必无能为力。」于是这班人就把他赶出去了。
   耶稣前来振奋他,这人第二次开眼了,他便对耶稣说:「主啊!我信。」就连忙跪下朝拜了耶稣。随后耶稣说了令人费解的话:「我到世上来,是为了审判。」
   原来若望福音所言的「审判」具有一种存在意义,耶稣来是请我们作重要的抉择,就是相信或拒绝耶稣。这里不是揭发罪行的「审」,而是宣示信仰的「判」。因为天主没有派遣子到世界上来审判世界,而是为叫世界借着祂而获救。那信从祂的,不受审判;那不信的,已受了审判。审判就在于此:光明来到了世界,要明要暗,后果自负。(参阅若三17-18)
   耶稣来了,谁若相信祂,祂会使瞎眼的看见,但谁若拒绝耶稣,那么祂「使看见的,反而成了瞎子」。看见甚么?耶稣是世界之光,祂以宣讲和奇迹发放祂的光芒。胎生的瞎子已开眼了,这奇迹是众人皆见的。谁若将之曲解,就等同那些看见而不信的人,所以看见的,因其心硬不信,反而成了瞎子。
   当时在场的几个法利塞人抗议:「难道我们也是瞎眼的吗?」耶稣不忘幽他们一默,但也认真地提醒他们:「如果你们是瞎眼的,就没有罪了;但现在你们自称看得见,所以你们的罪恶便存留下来。」
   福音所言的审判就像「考核礼」一般,让我们意识到邪魔像哥肋雅那般孔武有力,千方百计要我们不跟从耶稣,但耶稣要战胜邪魔,在黑暗中大放光明。让我们效法那瞎子,听从耶稣,从心里相信祂,然后与人分享这珍贵的体验:我去了,洗了,看见了(参阅若九7,11,15)
杨鸣章《苦艾与甘蜜》光与旅程
公教报 2011年4月3日 第3502期
   众人拾级而下,走进一个地底岩洞,观赏在灯光映照下彩色斑烂、由钟乳石构成的天然壁画和雕像。才刚站定,啧啧称奇中,忽然灯光熄灭了,哗叫之声顿起。导游气定神闲的解释说:「这是旅程特意安排的一分钟黑暗,让大家反省,我们刚才所见的奇景,是盲人从来不能想象的。我们需要忍耐的只是三数十秒钟的黑暗,但却是盲人的一生。」灯光复明后,团队鸦雀无声。
   真正人心的发现和改变却比岩洞中鬼斧神工的钟乳石图像,更须上主化工。浮沉人世中,为甚么有些人肯接受圣言的呼唤,从沉睡中醒觉、皈依,还有更多人却甘愿呆在黑暗中,甚至怕被光明烛照、变本加厉、偏喜欢做无益的事?就如《撒慕尔上》所描绘的,「世人看外表,主却看人心」。主看清了我们,尽管各有缺失,但祂却仍在个别的呼唤着每一个人。我们对主的认知有多少?我们只寄望祂是一个施行奇迹的人?或是一位先知?是从天主来的人?或根本就是天主?不同的认知却为我们定了不同的位置。人若不能为自己正确定位,无异于置身混沌漆黑一片的世界,全无方向。既丧失了生命活力,也失落了存在的尊严,呆在哪里像乞丐,接受着别人的指令,即使人间有爱,也都成了没法回应的施舍。
   别自夸自己是明眼人。当生命遭受到极大困苦的袭击时,也许仍会失却依据,难以为自己定位,一如《若望》记载门徒问的话:「是谁犯了罪?」耶稣的回答十分明确,此事非关谁犯了罪,却关乎我们是否认识和接纳耶稣就是世界的光。这需要极大的决志,因为这光使我们最深遽的思想、最鲜为人知的欲望、最黑暗的企图也如同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主前无所遁形。《厄弗所人书》所说的就是这样:「无论甚么事,一经公开,便在光照下,真相大白,因为凡显露出来的,就成了光明。」
   我们的心是否盲,在于我们是否认识耶稣是光?我们是否认识耶稣是光,在于我们如何接受祂?这绝不只是一种理论性的问与答,因为理论问答不能约束我们的思想、言语和行为,重点在于我们如何在实际生活中与祂维系并发展彼此间的关系。
   祂使我们认识自己是谁、是怎样的一个人?祂使跟随祂的人进入了一个抉择的危机:或是开放自己、接受及生活祂的训诲,或是把自己继续关闭于牢狱中,让黑暗啮蚀我们的心,让自己像行尸走肉般,在混沌中摸索,却全无方向。
   今日福音所记述的并不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瞎眼乞丐的遭遇。说的也是我们内心对立、相互冲击、善与恶、真与假的抉择。乞丐接受法利塞人公议会的审讯,成了我们基督徒日常接受世界虚妄的挑战,及各种罪恶的试探与考验。从《若望》的角度而言,这正是耶稣接受审讯的预演,因为是祂使胎生瞎子看见光明。然而,这场审讯更显明要指出的,是那些硬着心肠拒绝耶稣、故意看不见这奇迹征兆的人被定罪的指标。
   人生各有旅程。耶稣从纳匝肋走向耶路撒冷,为接受祂的审讯,或更好说是为审讯这世界而走的救恩道路。这个乞丐从瞎眼到能看见,从看见到跟随基督,走的是一条发现自我、建立自尊、认识天主的光明旅程。在复活夜接受圣洗圣事的弟兄姊妹或已领洗多年,但仍愿意在主的复活庆典中更新信仰的我们,走的又是甚么旅程?
袁伟明《袁道》看见了
公教报 2011年4月3日 第3502期
眼睛是灵魂之窗,明亮的双目透示心灵的美善,就连身体的健康状况也可从眼睛窥探一二。本主日的福音讲及耶稣遇见一个天生瞎眼的人,耶稣答复门徒说:「不是他犯了罪,也不是他的父母,而是为叫天主的工作,在他身上显扬出来。」(若九3)常人看瞎子见到的是他的不幸,耶稣见到的却是天主施展大能的时刻到临。综观耶稣所行的治病奇迹都因病人的诉求而发生,但这次却是耶稣采取主动,因为天主的时候到了。瞎子起初只知道耶稣恢复了他的视力,后来才体验到耶稣就是救主。一如耶稣所说的,信德使人看见天主:「我是为了判别,才来到这世界上,叫那些看不见的,看得见;叫那些看得见的,反而成为瞎子。」(若九39)瞎子以信德看见耶稣的天主性,其父母因为胆怯而否认看到的真相,法利塞人则只见到自己想见的景象。
有三种眼疾使人视力受阻或伤损;即「心盲,色盲和智盲」。心盲指的是人的冷漠与纵欲,令人的视线范围缩小,眼内只有自己,别无他物。心盲破坏人际和谐、自我孤立、独裁专制、矮化人性、任性莽为、自甘堕落。冷漠由于绝情,纵欲源自不羁。此症须要「致良知」为药引,激发同情与节制,方可庄敬自强,明心见性,展扬几希,德业宏开。
   色盲指的是歧视和小圈子心态,因「肤色,或角色」的差异而漠视别人、自视优越、排挤异己、垄断独吞、压迫剥削、凶悍暴虐。最终只有孤芳自赏、孤立无援、形单影只。如以仁义孝悌、博爱容让为方,就能药到病除,心广体胖、笑容可掬、真心诚意、礼贤下士、四海兄弟、一视同仁,那就天下太平也。
   智盲指的是自我和傲慢,导致目中无人、自以为是、刚愎自用、曲高和寡。自视聪明的人认为自己拥有真理的全部,偏执于个人的见解,死硬派,一言堂。肤浅自满是疾病源,狂妄嚣张是致命伤。谦逊、爱智是治疗此病的针药,固本培源、灵活变通、集思广益、团结互利、善与人同。社会方能各展所长,百花齐放,开明兴昌。
耶稣开启瞎子的眼睛,使他看到天主的大能和慈爱,获得信心和毅力过更新的生活。瞎子摆脱了黑暗的恐惧,但难逃面对世情的虚实、人面的真假、观念的对错等社会问题的责任。正如耶稣说:「当我在世界上的时候,我是世界的光。」(若九5)基督信仰赐人智慧、勇气、正义来分辨善恶、渴慕真理、追求圣德、实践真我,基督徒在世就是这样去作见证的。
夏志诚《要你问答》信仰是甚么?
公教报 2008年3月2日 第3341期
   感谢天主,让我们教区每年都有过千的慕道者领洗,加入教会,看着他们的皈依,一步一步的接近天主,为已领洗多年的我,时常是一个提醒,回忆领洗的许诺,并反省信仰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
信仰是恩赐
   按福音记载,这胎生瞎子,很奇怪的,不像一般人那样,求耶稣医好自己,相反,好像是耶稣主动的去医好他。这样的描写,显然是强调天主对人的主动性,他常是走第一步的天主,在我们意识到要寻找他之前,他早就在寻找我们。
   事实上这也常是慕道者的经验。表面上,是他们主动来学道理,想认识天主,不过,不少慕道者却告诉我,他们其实是体会到天主的召叫,才来参加慕道班的。
   在第一篇读经中对达味的拣选,更显出天主是主动赐恩的天主。他的拣选不基于人的外表,而是一份纯粹的恩赐。天主不是也这样拣选了我们吗?
信仰是回应
   耶稣没有干脆以一句话就医好这瞎子,却命他「去,到史罗亚水池里洗洗吧!」(若九7)。原来信仰除了是天主的恩赐之外,同时是人对这恩赐的响应。我是在天主教中学念书的,领洗时也有其他同学一起,不过,绝大部份同学却没有领洗。的确,我们是自由的,不是人家给我礼物,就一定要接受,即使对方是天主也一样,我们的自由是那么大,甚至可以请天主「食柠檬」。
   然而,如果响应,那就不是一次,而是终生要坚持的事。这瞎子除了听耶稣的话,去了,洗了,还坚持他认定为真实的事:就是他的被医治。虽然受威胁、侮辱、始终一点都不动摇,他是对真理作真诚回应的好榜样。
信仰是看见
   这瞎子的信仰是循序渐进的。起初他只说:「那名叫耶稣的那个人」(九11)治好他;后来他敢说耶稣是「一位先知」(九17),再后他竟能明认耶稣是个有德能而「由天主来的人」(参阅九33)。最后,他与耶稣相遇,对面相见,他就俯伏朝拜说:「主,我信。」(九38)
   圆满的信仰不在于奇迹(瞎眼得医治),而在于看透奇迹,置信于行奇迹者-耶稣-身上,由此「体察甚么是主所喜悦的」(弗五10)。
   慕道者皈依,是因为在变幻的世情世事之中,看见永恒不变的大爱天父。他们的皈依,对我们是强心针,好叫我们更有力量,肯定自己所看见的。
一粒砂《漫步福音》耶稣是他的个人救主
   一个骑马到海边的游客路过一家旅店,看天色已晚,他便下了马,像其他旅客一样也将马系在门旁的一棵树上,走进了旅店。当他第二天清晨醒来时,发现系在树上的马不见了。他为自己丢失了马而难过,也为做贼偷马的人感伤。这时,其他几个旅客走过来,围着他议论起来。一个说:「你真蠢,怎么把马系在马厩外边呢?」另一个说:「更蠢的是,连马腿也没有捆起来。」第三个人说:「最蠢不过的是他竟然骑马到海边旅行。」第四个人说:「有马的人,不是懒汉就是不务正业的人。」旅行家再也忍受不住了。当第五个人正要张口说话时,他失望添胸,喊道:「朋友们,我的马被偷了,你们没有人与我一起想办法,给我建设性的意见好去寻回马,反而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来教训我!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点仁慈心肠,与忧者同忧吗?」
   故事听起来很好笑!相信我们读此故事的人都会觉得这些所谓的评论家们无聊至极。大概您也意识到了若望福音第九章当中类似的无聊事件,倒不是像故事中的那些人没有与忧者同忧,而是不与乐者同乐。其实生活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为何不与乐者同乐?
   通读若望福音第九章,整章复杂而让人感到寒心的内容全是围绕着耶稣恩赐胎生盲者视力,使其得见光明的事实。耶稣用什么可笑的方式使瞎子复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瞎子恢复了视力。这是一个奇迹,从来没有人会让胎生的瞎子看见。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他,没有光明、颜色、或任何可见事物的真实概念,今天居然被耶稣奇迹般地将这一切恩赐予他,他定是喜出望外,那种被恩赐的喜乐难于用言语表达。然而,就在当他告知别人时,无聊的问题与纷争产生了:耶稣的这一举动,不管是何种伟大举动,他在安息日做的,没有遵守安息日的规定,所以这个耶稣「不是从天主来的」。可是「一个罪人怎能行这样的奇迹呢?」于是,不仅是可怜的胎生盲者一次次的经过了审问,而且他的父母也被询问:「这是你们的儿子吗?他生来就瞎吗?怎么他现在竟看见了呢?」父母胆怯地回答:「我们知道这是我们的儿子,也生来就瞎。如今他究竟如何看见了我们并不知道。你们问他吧,他已经成年。」犹太人一而再、再而三询问的目的终于显明了: 「谁若承认耶稣是默西亚,就必被逐出会堂,因为我们知道这个耶稣是罪人。」再没有任何人比自己口中说出的亲身经验更真实的!瞎子勇敢地说:「他是不是罪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曾是个瞎子,现在我看见了。自古以来从没有听说有人开了胎生瞎子的眼睛。这人若不是由天主来的,他什么也不能做。」
   亲爱的读者,您注意到了没有,我们并找不到一个人为这个胎生的可怜瞎子庆贺他得见光明,而整个事件都是围绕着在他身上的这个奇迹发起的争论。我似乎能感受到犹太人代替相信而为此争论的原因——怕惧!他们害怕耶稣真的是天主,害怕失去身份,害怕改变,害怕……这个获得恩赐的复明者却不然。我欣赏他对自己真实感受的肯定。
认定耶稣是他的个人救主
   福音作者很巧妙地描述这位胎生盲者的信德历程:耶稣对于他是人——是先知——是主!当人们问他所发生的事情经过时,他说:「名叫耶稣的那个人,在我眼上抹了些泥,并叫我去史罗河上洗;我去了,洗了,就看见了。」在回答法利塞人无聊的盘问时,他说:「他是一位先知!」经历了长久的反复盘问,感受到了人内心的虚伪与懦弱,他逐渐明了这个耶稣并不是众人所描述的那样,他自己的经历清楚地告诉他「这人若不是由天主来的,他什么也不能做」 。他这样经历了,他这样相信了,他就这样见证了。借此,他被逐出会堂,然而他并没有为此遗憾,反而他那真实的宣告换来了耶稣又一次在他生命中的亲临。他有机会面对面地向他声称,向世人声称:「耶稣,你是我的主!」并俯伏朝拜了耶稣。耶稣从此成了他的个人救主。
结语
  「与忧者同忧,与乐者同乐」本是人间常理,然而我们生活中越来越缺少这种精神。那么,如此背后所隐藏的理由会是什么呢?这需要我们每个人为自己在特定的事上找到特定而正确的答案。我说过,我很欣赏福音中的这位胎生盲者对自己真实经验的执着追寻。不管法利塞人如何对待了他,他经验了的永远是真实的,他所信的永远是值得的!他对信仰的执着和对自己感受的肯定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的。
   我们都生活在一种特定的文化与特定的偏见中。生活给我们附上的有好有坏,有对有错,有美有丑,错综复杂,需要我们灵敏地分辩。保禄送给我们很好的劝谕:「你们应细心观察自己怎样生活,不要像无知的人,却要像明智的人;应把握时机,不要做胡涂的人,要晓得什么是主的旨意。」(弗5:15-16)追求真实的与主碰触经验和有价值的信仰历程是我们一生的努力。就让我们时刻留意主耶稣在我们生命中的亲临,借着他的信仰恩赐再次唤起我们对真理的执着——他是我们每个人的救主,每时每刻!

关键词: 阎德龙《道亦有道》到史罗亚水池里洗洗罢 

上一篇: 薛恩博《台北辅神》看见,还是看不见?

下一篇: 林麒伟《圣言分享》信仰之光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