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罗马:教宗方济各接受«公教文明»期刊访谈

2013-09-26 15:48:30 | 来源:梵蒂冈电台

  教宗方济各与«公教文明»(Civiltà Cattolica)期刊的主编安东尼奥•斯帕达罗(Antonio Spadaro)神父于今年 8月19、23和29日在梵蒂冈圣玛尔大之家教宗的私人书房进行了3次长篇谈话,访谈内容在斯帕达罗神父整理完毕后,已于9月19日由«公教文明»期刊同耶稣会在全球其它16份期刊同时公诸于世,其内容近30页。教宗方济各在访谈中概述自己的容貌,说明他对耶稣会的看法,分析今日教会的角色,指出牧灵行动的当务之急,也回答关于福音宣讲的问题。梵蒂冈电台中文节目部将访谈全文从意大利原文翻译成中文,逐次在本台网页刊登。今天刊登第一部分:
 
圣玛尔大之家,8月19日星期一9点50分
 
  8月19日星期一,教宗方济各约我上午10点钟在圣玛尔大之家见面。我承袭了父亲总是需要提前赴约的传统,先到一步。接待人员将我请到一个小厅坐下。等候时间不长,几分钟后我便被请入电梯。我用了两分钟的时间迅速回忆了耶稣会几份期刊的主编们在里斯本会议上大家同时刊登访问教宗的提议。我同其他主编商讨后,拟定了几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从电梯走出时,看到教宗已经在门前等候我。
 
  走进教宗的房间,他请我在一个沙发上坐下,他自己却因腰背不便而坐在一把较高的硬背椅子上。房间设备简朴,写字台的空间不大。房间内只摆放必要的家具和物品令我印象深刻:书本不多、少量纸张、物件也寥寥无几,其中有一张圣方济各的画像、一尊阿根廷主保卢汉(Luján)圣母态像、一个十字苦像和睡眠中的圣若瑟态像,很像我曾在圣米格尔大修院(Colegio Máximo di San Miguel)他当院长和省会长时的房间内看到的那尊。贝尔格里奥的灵修不是由他所称的“调和的力量”所形成,而是人的面目:基督、圣方济各、圣若瑟、圣母玛利亚。
 
  教宗微笑着迎接了我,他的微笑多次传到世界,开启人心。我们开始聊许多事,尤其谈他在巴西的旅行。教宗视这趟旅行是项确切的恩宠。我问他是否休息好了,他给了我肯定的答复,说他很好,说世界青年节为他是个“奥秘”。他告诉我他从不习惯向许多人说话:“我能够逐次注视每个人,同眼前的人直接接触,不习惯接触大批的群众。”我对他说,确实如此,看得出来,而这一点偏偏打动了众人的心。可以看到,每当教宗身处人群当中时,他的目光其实都是落在单个人身上。然后摄影机放出画面,使所有人都能看到,就这样教宗能够随意与眼前的人至少可以通过目光保持直接接触。我觉得他满意这样,能够保持自己,不必改变通常与人沟通的方式,即便眼前有数百万人,就如在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海滩所发生的那样。
 
  在打开录音机之前,我们也谈了其它事。在评论我发表的一篇文章时,教宗告诉我他喜爱的两位当代法国思想家是亨利·德吕巴克(Henri de Lubac)和米歇尔·德塞尔托(Michel de Certeau)。我也告诉他一些个人的事。教宗同我谈了他自己,尤其是他当选教宗的事。他说,当他开始意识到有被选中的危险时,3月13日星期三午餐时他感觉到一股深沉和无法解释的内心平安和慰藉降到自己身上,同时也伴随着一片黑暗,余下的一切都是漆黑一团。这种感觉伴随着他直到当选。
 
  说实在的,我倒愿意继续这样无拘束地谈下去,可是我仍拿起了上面写着几个提问的纸张并且打开了录音机。首先,我以耶稣会士所有期刊全体主编的名义感谢教宗,这些期刊将同时公布这项访谈。
 
  今年6月14日,教宗在接见«公教文明»期刊的耶稣会士们之前,同我谈了他接受访问的巨大困难。他说宁愿多想想,也不愿在答复访问的问题时那样一气呵成。他觉得在作了最初答复之后才想到正确的答案。他告诉我:“当我从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的返程中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时,我都不认识自己了。”的确如此,在这篇访谈中教宗能够多次随意中断正在答复的问题,为上个问题进行补充。同教宗方济各谈话实在是在活跃奔放、川流不息的思想河流中遨游。甚至记笔记我都觉得会打断这种自然的交谈而感到不快。显然,教宗方济各更加习惯于交谈而非给人讲课。
 
  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格里奥是何人?
 
  我的提问已经准备好,但我决定不按照预先拟定的大纲,而问了他一个唐突的问题:“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格里奥是何人?”教宗静静地望着我。我问他这个问题有否不合适……他点头接受了这个提问,对我说:“我不知道哪个定义更正确……我是个罪人。这个定义更正确。这并非说说而已,做做文章罢了。我是个罪人。”
 
  教宗继续思索,努力去理解,好像没有料到这个提问,好像被迫要继续思考一样。
 
  “是的,也许我能够说我有点狡猾,知道怎样行事,但我也有点单纯却是真的。是这样的,但最好的概括,就是出自内心和感觉最真实的那个,正是:‘我是上主所注视的罪人。’”他又重复:“我是被上主所注视的一个。我的格言Miserando atque eligendo(因仁爱而被拣选)令我始终感到为我实在千真万确。”
 
  教宗方济各的格言取自圣贝达司铎的讲道,他在评论圣玛窦被拣选的福音事迹时写道:“耶稣看见一个税吏,于是以喜爱之情注视着他,拣选了他,并对他说:‘跟随我’。”
 
  教宗继续说:“我认为拉丁语miserando的副动词无法翻译成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我喜欢用另一个不存在的副动词misericordiando(正仁爱着)将它译出。”
 
  教宗方济各继续他的反省,并且绕了一个大圈子同我谈起我当时并不理解其含义的事情:“我不认识罗马,知道的事不多。我所认识的有圣母大殿,我常去那里。”我笑了,对他说:“圣父,我们都非常了解这事!”教宗接着说:“那么,是的,我认识圣母大殿、圣伯多禄大殿…。可是我来罗马总是住在斯科洛法大街(via della Scrofa)。从那里我常去法王圣路易堂(La Chiesa di San Luigi dei Francesi),我去那里瞻仰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圣玛窦蒙召选的油画。”我开始猜到教宗要向我说什么了。
 
  “耶稣的那个手指这样指向玛窦。这样指向我,我感觉如此,同玛窦一样。”在此教宗让这幅画来裁决自己,仿佛领悟到他去寻找的是自己的形象:“打动我的是玛窦的手势:他抓起自己的钱,好似说:‘不,不是我!不,这些钱是我的!’看,这就是我:‘上主用祂的双眼所注视的罪人。’这就是我对是否接受当选为教宗的问话的答复。”于是教宗用拉丁语低声说:“我是个罪人,但我信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无限的仁爱和耐心,在补赎的精神下,我接受。”

关键词: 教宗 公教文明 访谈 


上一篇: 教宗方济各:认识耶稣需要厕身其事,遵循耶稣所走的路

下一篇: 罗马:圣座医疗牧灵委员会主席季莫维斯基总主教强调:罕见疾病患者应获得同等治疗机会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